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8479/article-link/

首頁 台灣

新聞評論/後吳敦義的國民黨 問題比想像複雜

國民黨中常會在場內外的抗議聲中,送走了吳敦義,並意外產生了一個外界陌生的代理主席林榮德。原本由吳敦義親批代理主席的曾銘宗,因缺乏中常委身分,資格不符,最後轉任代理秘書長。從混亂的世代對罵場面,到黨中央對組織及程序的潦草和無知,不難想像這些年國民黨的螺絲已鬆脫到什麼地步。青壯派固然滿腔憤慨,但吳敦義走後,要重整國民黨的組織和路線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令人納悶的疑點有三:第一,依慣例,黨主席敗選請辭,理應由副主席暫代。國民黨有曾永權、郝龍斌兩名副主席,吳敦義為何跳過他們,直接指定政策會執行長曾銘宗代理?第二,中央黨部並非行政院,吳敦義卻自創「總辭」的提法,要率全體黨務主管同進退,這豈非故意造成黨部的運作困難?為此,代理主席林榮德還得打電話一一慰留他們。第三,依黨章及《人團法》規定,代理主席須具有中常委身分,吳敦義卻批示由非中常委的曾銘宗代理,且黨內上上下下無人提醒,反而是民進黨的柯建銘指出不妥。

由上述種種狀況,可知近年來國民黨不僅路線老舊、與社會脫節,更到了組織運作歪斜扭曲、難以正常運作的地步,遑論扮演在野制衡及戰鬥機器的角色。黨機器功能錯亂的問題,或許在吳敦義之前即已發生;但他上任後刻意培植親信,排擠其他人馬,使國民黨的運作無法有效支援立院黨團或執政縣市長的需求。在不分區立委提名招致批評後,吳敦義又在大選最後一個月驟然任命形象有爭議的蔡正元、張顯耀出任副秘書長;這些失誤,都顯示他受到包圍而失去了耳聰目明。

對於這次選舉大敗,國民黨青壯派提出了要求改革及世代交替的呼籲,包括多名形象派立委相繼宣布辭去中常委,以示不滿。相對的,有些未辭的中常委則反嗆,認為此際辭中常委是「最不負責」的作法。在此過程中,藍軍內部才赫然發覺,這屆中常委原應在去年11月即完成改選,卻被悄悄推遲到今年3月舉行。

事實上,觀察周三中常會的混亂場面,國民黨若要順利度過這次敗選後的盤整,進而推動徹底改革,那些已經宣布辭中常委的青壯派恐怕得重返戰場才行。否則,政治菁英盡皆缺席的中常會,改組定位更容易偏斜錯亂,無法力挽狂瀾。原因很簡單:改革需要的是參與,而不是抽離或疏遠。代理主席林榮德能否順利帶領這兩個月的過渡期,猶未可知;但他是企業界人士,而非熟悉政治生態的專業工作者,若沒有青壯世代居間發聲,未來兩個月的變數恐難以想像。

不可諱言,目前國民黨中常會的結構已經相當扭曲,企業及社團人士比重過高,具有民意基礎的新生代政治人物反而擠不進去。久而久之,國民黨中常會變成了企業界或地方人士爭逐政治關係的會所,而非作為黨內反映民意、溝通政策、發動攻守戰略的場域。簡言之,中常會的「俱樂部化」,是國民黨大腦失調的主因,也是藍營政策論述因應遲緩的癥結所在;吳敦義選前會提出那樣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不能從中常會開始改革,後續的路線調整、接上社會脈動等等,都是空談。

兩年多來,吳敦義在「黨產會」的鍘刀下為黨籌措財源,並非毫無功勞。但他身為黨主席,把解決財務當成首要目標,卻忽略更重要的政治戰場及接地氣、年輕化等興革大計,仍難辭其咎。在後吳敦義時代,出現了林榮德的暫代,禍福未卜。重要的是,國民黨的興革,不能只有一群青壯世代在那裡嚷嚷,而需要更多以這個黨為念的不同世代加入行動。除了互嗆,他們必須要能對話討論,凝聚出新的主張。改革不必害怕嗆聲,怕的是寂然無聲。(轉載自聯合報社論)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