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434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南加州賞雪

冬天裡,從不缺少陽光的南加州,有太陽溫柔的撫摸是溫暖的。老天爺喜歡將一年裡應有的雨量全都集中傾吐在這裡的冬季。去年年底,大雨小雨好幾天,雨過天晴,遠處聖安東尼山的山峰清晰可見,瞬間山體變成了宛如銀質的巨人,渾然浩氣。

 「是啊,這雪山只能遠遠看到,如何滿足在南方長大的我賞雪的心願呢?」賞雪的念頭在心裡跳出。洛杉磯周邊地帶,賞雪之地或滑雪場有多處,諸如大熊湖、箭頭湖、巴爾迪山(Mt. Baldy)等地。我正在納悶去哪裡賞雪,突然微信裡看到正在往巴爾迪山的朋友發來了視頻和照片,「我們進入夢幻仙境了」,視頻裡實況呈現「冰雪奇緣」,彷彿我也身臨其境。除公路外,滿樹遍地雪白,銀裝素裹,展示出好一派北國風光的景色。「冬天暖和出名的南加州能看到這麼壯觀的雪景,如不是親眼看到真不敢相信。」朋友感慨道。

「是賞雪的時候了,我們也去那賞雪吧」,我鼓動家人。 我們從羅蘭崗附近出發,穿過城市公路北上。逼近山區時,迎面就是巴爾迪山,只見覆蓋在山上的積雪並不多。我們盤山繞山道進入山區,繞過一彎又一彎,山色泛白的地方漸漸多了,也許有掃路機掃雪,路面上沒有積雪,但路邊有一堆高過一堆的雪堆。車窗外的堆雪近在咫尺,多年未親眼見到雪的我已經興奮不已。

路上開始車馬如龍,車速時不時地蝸行牛步,看來今天來賞雪的人較多。我們進入了山間林下後,氣溫約為華氏四十四度。雖不見大雪紛飛,樹上的雪大部分已融化,四處白雪皚皚,平地上、房頂上和停留的汽車上,鋪滿厚厚的積雪有三、四英寸。這就是我要看的童話世界!我再次感到驚喜。

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後,我下車小心翼翼地踩在雪地上,一時置身於銀色的天、白色的地這一片白茫茫的景象當中,彷彿來到了粉裝玉砌、純潔的世界。因為雪不是新下的,雪地踩上去並不鬆散,腳底感到冷且有點打滑,樹枝上不時地落下雪融化的水滴,雪地上滑雪的、打雪球的、造雪人的,不論男女老少、小孩大人都陶醉在這難得的景致中。

我不禁手捧起一把潔白乾淨的雪,感受它的冰冷,細看它則是一些小小冰晶組成,玲瓏剔透,令人喜愛,想起宋詞名句:「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在賞雪的人群中,愛雪人士不只我一個,見到惜「雪」如金的人,用鏟子裝了一卡車的雪,準備做何用呢?此處寒冷地帶,怕冷的我們不敢久留,賞過雪後,我們就匆匆縮回車內,打道回府了。

南加的雪景,雖不能與美國東部的雪景相提並論,但南加州人能在周邊賞到奇美異常的雪景,已是心滿意足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