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429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父母親的眼淚

母親幼年父母雙亡,跟隨兄嫂過日子。那時幫忙兄嫂做家事,學針線活。鄉下地方,女子無才便是德,不可能讓女子去私塾讀書識字。母親便心安理得做個不識字的少女。

母親十八歲時,經媒妁之言嫁給從未見面的父親。那時父親是村裡頗受人尊敬的小學校長,母親大字不識一個,心裡有一份強烈的自卑感,對父親有著英雄式的崇拜,凡事依靠父親,如藤蘿依附大樹。

婚後,孩子接二連三出生,六個孩子加上土法流產墮胎,讓那時沒有節育知識的母親身體日漸衰弱。

父親離鄉從軍後,四處奔波流離。母親帶著孩子跟隨遷徙跋涉。有時父親出門,幾個月才能回家一次,母親得一個人撐持著繁重家務,並擔心父親的安危,情緒常常像繃緊的弓弦。於是,四十歲以後得了情緒性的高血壓,常常跑醫院。

那時母親偶爾嘆息是有的,卻從來沒有流過眼淚。

幾十年歲月飛奔而過,子女們各自成家飛離而去。我這個長女飛得最遠到了美國,回家探望母親,常常是在醫院的病床上。母親每次看到我要離開,都握著我的手,淚水漣漣地說:「不知道妳下次回來還看得到我不?」

母親的眼淚跟隨我上飛機到美國,至今長久滋潤我的心。

從小父親給我的印象就是一位高大威武的軍人,莊重不苟言笑,眼睛永遠炯炯發光,沒有淚水停駐的空間。

那年我六歲,四歲的大弟不知犯了什麼錯,被母親一頓打屁股,哭得哇哇叫。父親這時剛好回家,抱起他的大兒子,安撫說:「不哭,不哭,兒子乖乖,男孩子不哭的。」我隱約看到父親眼裡閃動著薄薄的水漾。當時我不認為那是父親的淚水,那麼高大的男人,怎麼會輕易流淚?

慢慢長大後,父親眼裡那層薄薄的水漾在記憶裡卻越來越清晰。那是父親第一次的淚水。

我八歲那年,一天母親發高燒,嘴裡胡言亂語,突然起身跑到門外屋簷靠牆站立,茫然四顧。父親牽著母親躺回床上後,他坐在客廳椅子上忽然掩面哭泣起來,是出聲的抽泣。高大威武的父親忽然縮小成無助傷心的孩子,淚水從指縫間流淌而出。

我站在旁邊,嚇得呆住了。父親擦乾眼淚跟我說:「這些年讓妳母親受了太多苦,我對不起她!」

如今父母過世多年,我自己在流逝的歲月中,也流淌過數不清的淚水,還好,父母親都看不到了。(寄自德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