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275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狼人殺(二○)

我不能趁人之危,不能啊!他收住了,感到難言的苦澀,心像撕裂一樣痛。遠處的琴聲消失了,陽光已經移開。佳玲似乎醒過來了,她坐起來,拉過衣服,掩住敏感部位。

手機「嘟」地響一聲,他不動。她提醒他,看看,什麼消息。

他打開了,是公司的短信,就是要等十五天的。那邊告訴他,非常遺憾……他扔掉手機。

她伸出手去搆,把手機抓到,看了。她撿過衣服,一件件穿好,坐到桌邊,打開電腦,拷走了一份材料。她走過來,在他嘴角輕輕一吻,走出門去。

他覺得身上有很重的東西放下了,他走到門邊,看著她的背影遠去,在樹蔭中消失。他想,一個躊躇滿志的博士生,變成一個喪魂落魄的遊子。一切從父親開始,他要從開始的地方找回來。

7

有一個多月章佳玲沒有見到梁瑋了,她忍不住去找過他,他已經不在了,租的房子退給學校了,後來又去過一次。她不禁悵惘,不知他去了哪裡,手機也關了,彷彿從人間蒸發了。她不由回想起曾經的交往,點點滴滴從心頭流過,每點每滴都引起哀鳴。她竭力不去想,把精力投入學習中。

一天,忽然接到周大泉的電話,邀她休息天到別墅去玩「狼人殺」。她婉拒了,卻聽他說:梁瑋也來,你不來嗎?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天她去了,來的人不少呢,除了她熟悉的,還有不少新面孔。客廳的大圓桌上擺著新鮮的葡萄,還有飲料和酒。

她急切地找,從人群中穿過,從一個房間到另一個房間,都沒見梁瑋,不由急起來,是不是周大泉為了要她來,騙她的?(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