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26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的家庭醫生

家庭醫生這個詞及涵義,是我十幾年前到美國才知曉:家庭醫生不是私人醫生,是對服務對象實行全面、連續、有效、及時和個性化醫療保健服務和照顧的醫生。斗轉星移,年歲增長,身體漸衰,跑診所看醫生的次數越來越多,也越發感到家庭醫生是家庭成員外最親近的人。

我的家庭醫生程正逸先生專業經驗極豐富,對人真誠和善,言語間不乏風趣幽默,在大華府地區華人中享有很高的聲望。我和老伴在找他尋醫問診及閒聊中,他對我家庭情況多有了解。他常誇我的兩個女兒孝順懂事,當他得知女兒常給我倆買補品和營養藥吃時說:「別吃這些東西,也叫她們別再買了,但別忘了按時把她們買這些東西的錢要過來。」他用風趣的言語巧妙地傳遞了忠告。

我們經常受惠於程醫生對病情準確的判斷,及迅速有效的處置手法。一次體檢,有一項生理指標我倆都異常,他詢問了情況,交代我們必須做好幾件事,特別囑咐:「你們不要緊張,千萬別瞎說,別嚇到孩子。」一段時間後,我們落實交代事項,指標都恢復正常。

有一年感恩節期間,我犯了腰病臥床多天,老伴著急上火也患了病,腰間疼癢難忍。當她找到程醫生時,他以責備的口吻說:「你怎麽才來?第四天了吧?這是帶狀皰疹,回去拿到藥當場就吃,一刻也不能耽誤!」

今年夏天一個周六上午,老伴眼與鼻間三角區疼痛,面部浮腫變了相。當天中午程醫生診斷是細菌感染,讓趕快回家吃藥,四個小時不見好,就立即去醫院急診,並寫了一封帶給急診醫生的信。我倆返回還沒到家,他就把電話打到我女兒那裡,又專門交代了一番。最終女兒還是帶我們去醫院急診室,急診過程中,程醫生先後兩次電話與急診醫生研究病情和診治措施,直到午夜十二點半,病情穩定並見好轉後,我們才回家。

程醫生不只是在診所坐診,還定期到各老年公寓上門行醫。我一次體檢抽血就是在老年公寓完成,幾天後先從電話裡得知化驗結果,隨後又從信件得到化驗書面報告,這就省了我兩次去醫生診所的路程。

我對程醫生的了解,始於他積極參與為老人服務公益活動。銀光老年協會每年都為低收入無醫保的老人免費組織體檢,程醫生是義診醫生隊伍的重要成員。銀光協會二○一二年六月第五次為無醫保的老人體檢時,我寫了一篇報導稿,稿中有這樣一段話:「義診醫生們對自己的奉獻看得很輕,在華人特別是老年華人中享有很高知名度,連續五次到銀光為老人體檢服務的程正逸醫生,用一句平常話表達了醫生們對老人的愛心,他說:『這談不上什麽高尚和覺悟問題,關愛老人,多為老人做服務工作,這是誰都應該做的平常事。』這情景,這說法,確實使人感動。」

我和老伴擔憂,一旦程醫生退休了,我們請誰做家庭醫生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