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2373/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修補華裔非裔撕裂 布里德出招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布里德(左)與警察局長史考特舉行發布會。(記者李晗╱攝影) 布里德(左)與警察局長史考特舉行發布會。(記者李晗╱攝影)
華埠安全夜活動上,左起舊金山警察局長史考特,市長布里德,和市議員佩斯金。(記者李晗╱攝影) 華埠安全夜活動上,左起舊金山警察局長史考特,市長布里德,和市議員佩斯金。(記者李晗╱攝影)

過去一年,舊金山連續發生多起針對華裔暴力事件,這不僅讓居民深感不安,似乎也燃起了華裔對非裔的種族矛盾。然而話題敏感,社區、傳媒與官員都鮮少提及。

這個敏感話題也一直縈繞在舊金山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心中。日前,剛宣誓開始另一個四年任期的她接受本報專訪時說,作為非裔的市長,自己代表全市人民,深深明白修補華裔與非裔社區撕裂的重要性。她提到,市府已經聘請經驗豐富的非裔防止暴力專員,增加對話窗口來尋找問題所在和解決的方式。布里德市長也呼籲華裔社區支持舊金山增加警員數量,保障居民的安全。

成長中學會團結社區

在華裔與非裔之間的暴力問題中,布里德承認「這個話題會讓大家不適」,她也知道不少年輕的非裔男性,在多起事件中攻擊華裔長者。但是,在治安問題的表面之下,她認為必須要建立一個橋梁來連接華裔社區和非裔社區。

布里德說,她自己從小在舊金山非裔聚居的西增區(Western Addition)長大,那裡曾經是一個暴力事件頻發、治安很不好的社區。她回憶說:「我有的朋友被殺了,許多人互相暴力攻擊彼此。」

正是這樣的成長環境,讓她學會了團結社區,讓大家展開對話窗口的必要。她最先在社區工作的時候,就是必須要讓社區人士、警察等不同方面的人聚在一起,形成一個團結的群體。她形容自己政治公務生涯的起始點,就是在防止暴力發生,「這需要十年乃至更久來改變,但是至少現在就要開始,它才可能改變」。

她舉例,在一些公營房屋的項目中,市府已經在舉行不同的對話論壇,讓華裔人士表達感想,同時也了解非裔居民的情況,收集好意見之後能更加服務這個項目中的居民。

防暴辦公室展開工作

在市長辦公室的分支中,有一個「防止暴力服務辦公室」(Violence Prevention Services)。布里德說,辦公室也聘請了長期在幫助減少街頭暴力的非洲裔社區代表,像是卡德維(James Caldwell)等,將會與華裔社區的代表陳美玲、余嘉雯等人合作,一起找出解決方式。

辦公室的「預防街頭暴力項目」(Street Violence Intervention Program),就是讓專員們直接深入街頭,與社區人士進行對話與建立聯繫,然後阻止暴力事件的發生。

布里德說,這些人會直接融入社區,解決問題,同時也能夠減少暴力犯罪復仇、不讓事件激化矛盾,改善現實的處境。另外,經濟不平等的大環境因素使得一些非洲裔的青年走上歧途。對於這些或許成長環境不好的人,布里德也說會積極為這他們尋找更生的機會,像是工作培訓等,讓年輕人能夠自食其力。

長期致力於維護社會治安的社區人士陳美玲,對於市長努力修補族裔隔閡的工作表示興奮與讚許。她說,大型的公眾會議必須舉行,甚至每月一次,讓移民發聲,讓非洲裔的居民也來發聲,熟悉彼此。她認為,華裔社區的人士不能夠再有「不理事、不惹事」的心態,一定要積極參與公共事務,這樣整個社區才能夠獲益。

「這些事情早該在多年前就開始做了,」陳美玲表示。她也提出構想,將中文學習服務和雙語服務帶入非裔社區,讓非洲裔能夠學習中國文化,彼此熟悉。

增加警員 盼議會支持

維護社會治安的議題中,警員警力是不可少的部分。然而市長布里德作為溫和派的代表,和政界進步派議員們在增加警力的問題上,看法有所不同。

布里德說,作為市府一方,每年的經費預算都會提出要增加開支來給警察學校、招聘警員。「我們當然需要更多的警員,要更多的雙語警員,」布里德說,城市對治安維護的需求增大,在世代輪替的自然過程裡,亟需新血加入。

然而不少「反警察」的團體則擔心警權過大、警察濫用暴力的問題,並不支持增加警察學校擴招的開支。在目前進步派主導的市議會中,警察預算增加的開支也被議員們砍掉一半。

「我真心希望華裔民眾能夠聯繫自己所在選區的市議員,」布里德發出呼籲,要求選民能夠向議員表達大家支持增加警力的呼聲。這樣一來,議會中的議員聽到選民的呼聲之後,才能夠運用手上的權力來更好地分配預算開支。她提到像是一個華裔為主的租客團體,裡面有許多的長者,相信他們會支持增加警力來維護社會治安,希望這些團體能夠出來發聲,支持增加警力。

此外,布里德也十分肯定街頭監控錄像的重要性,事實證明這可以更快逮捕嫌犯。她並且希望地方檢察官(DA)能夠申張公義,追究嫌犯的法律責任。

「我是非裔市長,代表全市民」

2019年9月,布里德出席華裔民主黨協進會(CADC)的活動時,首次就非洲裔攻擊華裔的事情表態。她說:「當初我參選(市長),華裔社區熱情擁抱了我,我得到了很多愛與支持。」所以當看到華裔長者遭到非裔攻擊時,她也「心碎」。

如今,布里德剛剛展開自己新的四年任期,她說:「我是非洲裔市長,代表全市人民,」必須要讓華裔和非裔兩個社區的人能夠相互更深地理解,而不是「這個社區怕另一個社區」,或者「這個社區看不見另一個社區」。她認為對話機制可以消除刻板印象,「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是我們是同一個社區的」。

她並且感謝世界日報提供平台與市府官方定期交流,讓她能與社區中的讀者保持聯繫,讓他們知道市府的決定如何影響著自己的生活。

華裔長者女性經常成為暴力案件的受害人。(記者李晗╱攝影) 華裔長者女性經常成為暴力案件的受害人。(記者李晗╱攝影)
舊金山市長布里德開始新任期之後首次接受中文媒體專訪,並且提出措施,要彌合華裔社區與非裔社區的矛盾。同時她也預祝世報讀者鼠年快樂。(記者李晗╱攝影) 舊金山市長布里德開始新任期之後首次接受中文媒體專訪,並且提出措施,要彌合華裔社區與非裔社區的矛盾。同時她也預祝世報讀者鼠年快樂。(記者李晗╱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