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230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武漢肺炎擴散 官方淡化或重蹈非典覆轍

武漢的「不明肺炎」病例迄今共59起,一人死亡,七人重症。官方說,至今未發現人傳人病例,也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本月1日以來再沒發現新病例。但泰國衛生部13日公布,確認首宗來自中國的遊客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是外國首發病例。北京官方說,已一周未發現新病例,暗示疫情已控制,但武漢肺炎在香港、大陸和周邊國家、地區都引起恐慌。尤其香港「疑似病例」不斷增加,更因港人不相信大陸說法,2003年香港爆發SARS(非典型肺炎)的慘狀記憶猶新,大家忘不了大陸當年隱瞞疫情,以致病毒擴散至香港和全球。

不少專家質疑,自上月底武漢爆發「不明肺炎」以來,疫情又像當年一樣成為不能說的秘密;大陸9日終於證實,導致感染的是一種冠狀病毒,但仍沒有公布數十起病例詳情,包括病毒傳播途徑、病源具體情況,甚至病人性別、年齡都不清楚。由於欠缺具體情況,要公眾相信「沒有人傳人」病例並不容易。北京大學醫學院一位教授說,2003年的非典冠狀病毒人傳人,武漢肺炎的冠狀病毒也可能人傳人。

大陸的春運10日開始,至2月18日,共40天,期間30億人次的民眾大量聚集、流動,最容易造成大規模感染和傳播,所以武漢肺炎的傳播危險期還沒過去。況且,其他大陸城市也可能出現這種病毒。

2003年曾參與對抗SARS的香港大學微生物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說:一,從武漢肺炎冠狀病毒基因排序看,80%與2003年的SARS冠狀病毒相同;二,從武漢41起病例看,死亡和重症比例占兩成(1死7重症),比例不低,因此絕不能掉以輕心;三,以2003年的SARS經驗看,香港全力阻止第一起病例入境,一旦發現第一起病例,必須立即隔離,避免病毒擴散;武漢病例不多,目前難以判斷病毒是否人傳人,但有必要將病毒當作人傳人,以制訂嚴格防疫措施。

各地民眾必須提高個人衛生警覺,回到2003年時預防SARS的警覺高度,包括戴口罩、經常洗手、盡量避免用手觸摸電梯扶手,尤其是廁所把手(可用紙隔著去開關)。

2003年的非典疫情,起於2012年11月,第一個病人出自廣東佛山;到2003年2月,中國向世衛報告病例有305起,105名醫務人員感染,5人死亡,但事後證實,當時病例已有806起、34人亡。截至2003年6月,廣東一地病例1511起,57人死亡。同年4月,疫情擴散至北京、天津、河北和山西;同年5月,整個大陸病例5329起,336人死亡。這些數字可看到減報、隱瞞的後果。

2003年2月,病毒傳入香港,廣州中山醫院一名感染病毒的醫師到香港探親旅遊,將病毒傳給家人和所住旅館的遊客;香港整個SARS疫情,病例1750起,共299人死亡,80%病例都可追溯與這名醫師有關。後來,病毒又由香港傳至新加坡、越南和台灣,新加坡205人死亡,台灣81人死亡。

香港11日新增七起「懷疑病例」,12月底起已有60起,大部分證實為一般呼吸道感染,其中46人已離開醫院,但仍有14起未證實是什麼感染。特首林鄭月娥7日搶先說,香港沒有武漢肺炎病例,但很少人相信她,因為過去半年港府官員說謊已成慣例,完全失去民眾信任,況且大陸報喜不報憂,林鄭當然也不敢說實話。

2003年香港SARS疫情結束後,北京宣傳大陸提供醫療防疫設備給香港,助香港克服疫情,至今左派媒體仍在宣傳,但實情卻是香港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使香港度過難關,在社會一片恐慌和病毒不明下,「拚死」進行防疫措施,包括進入隔離病房護理病人,甚至有護士因此而感染死亡。

2003年香港疫情爆發時全城戴口罩,社會正處於極度低潮,房價大跌(跌破借房貸時的價格),大部分中產家庭因此成為「負資產」,失業率超過11%,但親共的特首董建華仍按北京指示強推「第23條」,導致當年7月1日50萬人遊行,董也因此丟官。

香港2019/2020情況與當年極相似,反送中運動爆發(也是全城戴口罩)、警察暴打濫捕(已捕7000人)、經濟負增長、北京又強迫香港第23條立法;武漢不明肺炎爆發很像當年SARS,成為大家說不得的秘密。SARS爆發迄今17年,大陸醫療技術已有很大進步,醫界也汲取當年教訓;我們當然希望不明肺炎不會重蹈當年SARS「超級擴散」覆轍,關鍵是官方態度也要改。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