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1408/article-link/

首頁 港澳

香港麻將 被網路打敗?空間、噪音、規則多…年輕人止步

山東聊城市民製作了創意十足的「麻將湯圓」,湯圓上畫有筒、條、萬等圖案,十分有趣。(中新資料照片) 山東聊城市民製作了創意十足的「麻將湯圓」,湯圓上畫有筒、條、萬等圖案,十分有趣。(中新資料照片)
在中國大陸,一些水上樂園會在夏天時提供水上麻將,讓大家在泳池裡打麻將。圖為2014年6月廣東三水九道谷景區舉辦首屆水上麻將大賽,吸引上百雀友參戰。(中新社資料照片) 在中國大陸,一些水上樂園會在夏天時提供水上麻將,讓大家在泳池裡打麻將。圖為2014年6月廣東三水九道谷景區舉辦首屆水上麻將大賽,吸引上百雀友參戰。(中新社資料照片)

打麻將是深受華人歡迎的娛樂活動,特別是春節、喜宴,麻將的熱鬧聲往往是節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有研究指,香港麻將活動不再熱絡,打麻將人數也愈來愈少,到底背後是甚麼原因?BBC中文網採訪了幾名麻將愛好者,問問他們的看法。

「空間問題!」38歲王先生直截了當回答。王先生任職市場營銷,十分愛打麻將,享受與朋友打成一片的時光,但由於他仍與父母、弟弟同住,想和朋友打麻將便須等家人不在家的時候才能玩。

「我的家人都不打牌,他們多覺得無聊…到外面打牌又要抽水(麻將館從嬴家身上抽佣)。」王先生說,假日他都改成在家中對著電腦打,或是外出逛街。

另一個原因是噪音問題。王先生住在香港公屋,隔音效果不佳:「除了害怕打擾家人,最擔心的便是有鄰居投訴。」

香港法例中有一條《噪音管制條例》,訂明在任何時間於住所或公眾地方,因進行消遣活動而發出的噪音,即屬犯罪。根據香港環境保護署資料,有關條例沒有具體確定可接受的噪音分貝,一般是靠警方現場判斷。但因打麻將產生噪音而被罰,甚為罕見,一般警方會希望住客或大廈管理處自行處理。

「有時候也不是擔心罰款,而是擔心鄰里關係搞壞。」王先生說。

不過,對一些家庭來說並不存在「空間問題」。梁太太也是住在公屋的麻將愛好者,她在下午丈夫上班、子女上學的時候,都會相約近鄰「開戰四方城」,從來沒有人投訴噪音問題。

當聽說香港打麻將人數減少,她甚感驚訝。梁太太問:「怎麼可能?我每周打幾天呢。」她說,打麻將是便宜的娛樂,「最多只是輸幾百塊,哪家贏了便請吃飯」,她認為打麻將是反映一個人性格的好方法,如果麻將桌上合不來,現實生活中也不會「很搭」(合得來)。

「你沒聽過劉德華講的嗎?人品好,牌品自然好。」她引述2002年香港電影《嚦咕嚦咕新年財》的經典對白:「我覺得大家是要學麻將,未來我女兒帶男朋友回來,我一定要求他跟我打麻將,看一下他人品。」

●麻將 能促進世代交流

香港中文大學麻將研究學會創會會長呂卓仁同學,自小與家人一同打麻將,形容麻將是「聯繫年輕人、成年人、老人家」的工具。他在大學創立學會,致力推廣香港麻將,讓大學生有機會盡顯牌技,這個學會曾主辦全牽頭舉大專生麻將大賽,有300多人參加。

就讀文化管理系的季歆智認為,年輕女性學打麻將時,欠缺男性的動力和好奇心。她說,念中學時覺得麻將很複雜、規則太多,很難懂,一度想過放棄,後來在同學鼓勵下才喜歡上打麻將。她曾經在學校宿舍逐戶拍門邀請同學打麻將,一般而言,男同學對打麻將的反應比較熱烈,但她認為打麻將不分性別。

●年輕人 僅2%每周打麻將

季同學提到小時候學打麻將,得不到家人的認同,家人認為沉迷麻將等同沉迷賭博,不是好事。她大學時認識許多完全不會打麻將的同學,當時感到「十分驚訝」;其實許多同學也有差不多的經歷,因為家人希望子女專心讀書,而沒有把麻將傳授給下一代。

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調查訪問5000名香港人,發現香港各年齡層每周均打麻將的人數由8年前的10%跌至6%,其中跌幅最明顯的是55-65歲群組,以前每月打麻將人數高達四成,現在則不到兩成半,而年輕人中,僅2%表示會每周打麻將。

益普索研究總監張懷樂對BBC中文網表示,研究發現,香港打麻將人數愈來愈少的一個最大殺手,是因為大家「更熱中上網」;調查發現,受訪者在互聯網上網購、看新聞、看影片等活動明顯提升。不過網上遊戲人數並沒有增加。

●職業女性大增 改變娛樂習慣

報導稱,上述研究沒有和「空間問題」直接扣上關係,不過一個有趣的數據顯示,女性地位提升,或改變了她們打麻將的模式。

數據顯示,女性每月喝酒人數從2012年的25.9%,提升至30.8%,男性則由43.2%,跌至28.1%;其中女性每周的酒精消費大幅上升151%,女性賭博人數也較2012年上升2倍。

張懷樂認為,這反映香港多了事業女性,衍生了不一樣的娛樂習慣。「打麻將較多是家庭主婦在打,但今時今日女性上班族一般都忙碌不已,更不會花時間打麻將,反而會把時間花在喝酒社交等活動上,多數目的也是為了職場競爭。」

以前在香港,女性好賭、好酒會被負面看待,甚至有「爛賭婆」等難聽的標籤。張懷樂認為,現在女性地位提升,也比以前有財政能力,社會上對於她們喝酒、賭博也持更開放態度。

●「香港麻將」會被取代?

除了香港愈來愈少人打麻將,調查還發現,愈來愈少人打「香港麻將」。在香港,麻將近年經歷很大轉變,麻將館從主力經營香港麻將,逐步轉攻中國大陸市場。一些麻將館會以「祖國全衝牌」、「愛國深圳牌」(又名跑馬仔、推倒胡、杠牌)作招徠,甚至會為中國大陸旅客提供交通費。

由於北京、上海、四川、廣東、台灣以至日本、南韓的麻將都各有不同牌例,無論是打法、結算甚至番數(台數)也不一樣。據香港麻將權威簡而清所撰寫的《開台》,香港麻將源自廣東麻將,打法十分類似,不過在計算番數上有不同的規則。

曾在香港麻將館工作20年的張先生說,以前香港的麻將館均打香港麻將,但在他退休前,已演變成打中國大陸麻將為主。他說,「跑馬仔」相較香港麻將,是一種節奏明快、規則簡單的賭博活動,大陸旅客較豪爽,所以麻將館樂於做大陸客人生意。他說,由於以往麻將館形像較差,所以無法吸納新客群,多年來主打中年人生意,但「土地問題」同樣困擾香港麻將館,必須面對租金成本上漲等問題,所以主攻大陸旅客生意是無可厚非。

張先生不擔心香港麻將會失傳,他認為香港人打麻將的頻密程度減少了,但不代表他們不會打,只是花時間在其他活動身上。「過年時總會聽到麻將的聲音,有些人就是一年打一次,這樣就夠了?沒辦法,現在年輕人都愛上網嘛。」

BBC中文網聯絡了多間香港麻將館,全部拒絶接受訪問,其中一名不願意透露名字的負責人說,現在麻將館仍有部分位置預留給專門打香港麻將的客人,但人數的確比起「跑馬仔」的少,而希望玩「跑馬仔」的不單只大陸人,也有不少是香港人。

不過中大呂卓仁有不一樣的看法。這位資訊工程系學生說,中大麻將研究學會有規定,不容許會員在學會內玩大陸傳來的「跑馬仔」,因為「跑馬仔」的賭博性強、競賽程度較低,如果不賭錢的話,並不是「有趣」的活動,而其他麻將即使不賭錢,也是十分有趣。

而且他認為,今時今日的香港麻將反映了香港特殊背景,即使是源自廣東麻將,也經歷多年轉變、揉合了香港人獨有的思想和想法,衍生出只有香港人才會打的麻將。而他成立學會的目的,正是要推廣香港麻將。

「這是香港人打的牌,為甚麼不留住它?反而要打其他牌種?我覺得不合理。」他對BBC中文說:「一旦被取代,香港麻將便會消失,我不認為是一件好事。」他說,如果長大後發現自己子女只會打大陸麻將,「我會好傷心」。

麻將是深受華人歡迎的娛樂活動。(本報資料照片) 麻將是深受華人歡迎的娛樂活動。(本報資料照片)
每年盛夏,四川江堰的麻將愛好者會用獨特的「水中打麻將」方式來應對高溫天氣。(Getty Images) 每年盛夏,四川江堰的麻將愛好者會用獨特的「水中打麻將」方式來應對高溫天氣。(Getty Images)
麻將受港人歡迎,也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商場在農曆新年變身「喜雀遊樂園」。(中通社資料照片) 麻將受港人歡迎,也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商場在農曆新年變身「喜雀遊樂園」。(中通社資料照片)
麻將受港人歡迎,也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香港商場在農曆新年變身「喜雀遊樂園」,招睞顧客。(中通社資料照片) 麻將受港人歡迎,也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有香港商場在農曆新年變身「喜雀遊樂園」,招睞顧客。(中通社資料照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