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3071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家庭學習小組

因為「文革」,我們十一歲了才上小學,又趕上適齡兒童高峰,我就讀的天津大直沽中街小學也實行二部制:半天上課,一周上午,一周下午;沒課的半天,就去家庭學習小組。

在誰家學習,誰的家長就是校外輔導員。班主任許老師要在我家安排學習小組,我媽一口答應。我家住大雜院,是裡外間;媽媽沒工作,能盯著同學們。

每天快到學習的點兒,同學們陸續來了,有的同學家裡有八仙桌,同學們圍坐著寫作業很舒適,我們家沒有,只有一張矮腿吃飯桌,我們五六個同學擠在一起,都坐著矮板凳,只有一個同學坐著高馬札子,低頭弓背,寫字費勁。

我媽把旁邊的縫紉機檯面鋪平,方凳擺好,就跟寫字檯一樣;可是誰都不去,偏偏愛擠在一起。我們開始學習了,我媽就躲到院子裡做針線。

每天作業不多,算數題做完,幾個人對答案,錯了馬上改。語文作業我們最怵頭(慌張)寫造句,有一次,在學習小組我們幾個人都抄同一個同學的造句,結果許老師在語文課上逐個讀了一遍,逗得全班哄堂大笑。

作業不多,一會兒就寫完。我們把書本、鉛筆盒往書包一扔就玩上了。女同學玩撒棒、抓子兒、翻繩、跳房子;男同學從書包裡掏出用廢紙折疊的元寶,在地上你一下、我一下地猛扇。我們最愛在院裡玩藏貓貓,想不到的地方都藏,就連我家盛煤球小屋裡都藏過人,煤球兒都踩碎、散組了。

我媽囑咐:「趕緊回家啊,下午上課別遲到!」等同學走了,我媽收拾好桌子板凳,就忙著做飯了。

在小組學習時,許老師不定哪天要來查組。見許老師來了,我媽趕緊迎上去:「老師來啦!您快坐。」老師說:「 您看,都麻煩到了。孩子們沒惹您著急吧?」我媽回說:「沒有,沒有,都聽話極了。」我們圍著許老師也特別興奮。許老師把組裡幾個同學都誇到了,美得我們心裡像開了花。

我是班幹部,一次跟著許老師到怡安里查組,剛拐進胡同,見李奶奶正院門口站著,看見我們,笑瞇瞇地回頭沖院裡喊:「老師查組來啦!」我們剛進同學家,又聽李奶奶喊著同學的媽媽:「老疙瘩他媽,我剛沏的茶,還沒喝呢,趕緊給老師端去!」

其實,在院裡學習的沒有李奶奶家的孩子。臨出門,李奶奶還問我:「你是鐵道邊王三奶奶的孫女吧?」我點著頭。那種幸福,很難忘,沒有幾個人能陪著老師挨家串戶查組的。沒查到的小組,就派同學在院門口望風,看見老師,笑著就往屋裡跑。同學們都期待著許老師來查組。

直到我初中畢業參加了工作,前後有七、八年吧,天津中小學一直都是二部制,大雜院一直都有家庭學習小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