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273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吃綠菜

在老家上海時,我們吃最多的蔬菜就是青菜,大青菜、小青菜、雞毛菜都屬於這一類。三十年前來美國留學,在一個很小的城市裡居住,起初那裡沒有一家中國食品店,吃慣了的青菜一下子就斷了來源,別提有多難受了。我只能吃捲心菜、西芹、西蘭花、胡蘿蔔、花菜,都是洋人平時吃的,但他們大多生吃,而我是燒熟了吃。至於做沙拉的生菜,我那時也基本不碰,主要是吃不慣。

我讀書的地方是一個「大學城」,隨著亞洲留學生的增加,有人看到商機,便開了一家「東方食品店」。店不大,老闆是韓裔美國人,他店裡除了有做韓國泡菜的大白菜,也有賣青菜,我總算能吃到朝思暮想的青菜了;但那時我是窮學生,囊中羞澀,店裡的青菜卻很貴,所以我也只能隔一段時間買一次來解饞。

後來我看到店裡有賣餛飩皮,就想自己包餛飩吃,因為這種麵食也是我在老家經常吃的,許久不吃,也很想它。

老家人包餛飩多用薺菜和青菜,前者如今在很多中國食品店都有賣冷凍的,但在我留學那會兒根本無處覓。後者雖然能買到,但吃一次餛飩要用不少菜,先燙過,再剁碎,比單吃青菜用的量多;本來就捨不得花很多錢買青菜,所以只好偶爾才包一次餛飩吃。

後來有一次在洋人的食品店買蔬菜,在放菠菜的架子旁邊,看到許多綠葉子的蔬菜,有不同的種類,統稱綠菜 (Greens),但各自也有名字。其中有一種很像中國北方人吃的小白菜,只是綠顏色更深一些。再看價格,很便宜,於是就買了一把回家,像炒青菜那樣煮來吃。再後來,我又試著用它做餛飩餡,包出來的餛飩味道很好。

我查了,我吃的這種綠菜,實際上是我老家人說的「大頭菜」(Turnip)上面長的葉子。上海人拿「大頭菜」的莖塊做醬菜,沒見有人將它當作蔬菜,這就是飲食習慣和文化的不同。我還注意到,非裔美國人尤其喜歡這種綠菜,這也說明美國是多元社會,大家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而我只是偶爾嘗了一下,就喜歡上了它。後來雖然條件好了,想吃青菜就去買,但這一綠菜我還是經常吃的,而且如果要包餛飩,則非它莫屬,因為我覺得比青菜味道厚。

或許是吃這種「大頭菜」葉子已滿足了我對綠葉菜的需求,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幾乎沒有再去嘗吃其他綠菜。曾經有一次,我買了一把中文名為「羽衣甘藍 」(Collard Green)的綠菜,雖然它的葉子有些像中國芥藍,但沒有芥藍好吃,所以之後就沒有再買過。

前不久,太太和我又去食品店買「大頭菜」葉。那天所有綠菜都半價促銷,這原本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但卻因為太便宜,有很多人買,我們想要的「大頭菜」葉賣完了。家裡肉餡和餛飩皮都準備好了,打算包餛飩的,這該怎麼辦?太太建議嘗試用其他綠菜,我們經過反覆比較,選中了中文名為「卷葉芥菜」(Curly Mustard Green)的綠菜,拿回家洗淨剁碎,拌入肉餡中。

餛飩煮熟後,我迫不及待嘗了一個,覺得味道不錯,雖然沒有「大頭菜」葉做的味厚,但有一股特有的清香。我對太太說,我好像吃到了薺菜的味道,太太說我可能是太想念薺菜餛飩了。不管怎麼說,我們喜歡的食物範圍中,又多了一個選項,現在提倡多吃綠葉菜,這絕對是好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