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2721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薩滿婆兒

祖母鄰居家的孩子鐵蛋得病了,得了一種怪病。平日能說能笑、能跑能跳的孩子,不知怎麼的突然渾身沒勁兒,腦袋昏昏沉沉,哪兒也不疼不癢總喜歡躺在炕上。當年村裡根本沒有醫療設施,連土郎中也沒有,誰有了頭疼腦熱兒,就請有經驗的人,扎幾針(針灸)、拔幾罐子,不好也減輕一半 。鐵蛋得了病,有經驗的人誰也不敢下手扎針拔罐,就這樣躺在炕上好多天,父母為此十分著急。

農村有經驗的老人說:「這孩子可能被什麼撞上了 (即得罪什麼仙人了)。」有的說趕快請河東的薩滿邱婆兒給看看吧。

河東邱婆兒會「跳大神兒」,當時誰家有個疑難雜症或需要占卜的都請她來,跳場大神兒,做個未卜先知,給人們逢凶化吉。

邱婆年近四十,身體稍瘦,走起路來還挺輕快,兩眼灼灼有神,一看就是很精明的人。她還有個助手,是個三十來歲的女人,人稱二仙。兩人就像說雙簧,或像說相聲一說一捧,配合得相當有默契。

每次邱婆給誰家看病得些錢財或貢品,二仙也能分得些油水兒。所以,每當誰家請薩滿邱婆兒,二人自然同行。

這天,薩滿邱婆兒請來了,簡單問了孩子病情之後,二仙先在佛龕前擺上香爐,點燃三炷草香,那燃著的草香在病人身上環繞一周,又執香火在屋內走一圈,然後將草香插在香爐裡。煙霧繚繞的屋內,頓時充滿了草香的氣味兒。

這時,薩滿婆兒穿上了紅紅綠綠的衣服,我一看,像馬戲團的小丑。她腰間繫一串銅鈴,左手拿著一只圓形帶有銅環的羊皮鼓,右手拿著用布纏著的鼓錘兒,先是坐在木凳上打了幾個哈氣後,就起身擊鼓了。那鼓聲由慢至快,身子隨著鼓聲的節奏左右晃動,腰間的銅鈴就稀里嘩啦地響起來了。

這時薩滿婆兒開始邊舞邊唱起來了,她的下巴先哆嗦,牙齒咬的咯咯響,雙目緊閉周身搖晃,表現出十分痛苦的神態。二仙手拿一只火炭,放在薩滿婆的腳前,這叫為神引路。鼓聲停止,邱婆兒開始渾身顫抖,嘴裡開始嘟嘟囔囔說些人們聽不懂的話語,據說這是蒙語。一旁的二神便給翻譯說:「這是請來的東山的狐仙,她問今日請他來有何事相求?」

有病孩子的母親說,近日孩子渾身無力,昏昏沉沉多日不見好轉,不知得了什麼病,特請仙人診斷。

薩滿邱婆兒聽後又是一陣擊鼓,邊唱邊舞,嘴裡又嘟嘟囔囔一陣。

二仙解釋說:「大仙說了,孩子在東山將一條黑蛇擊傷,這是對他的懲罰。並說,幸虧沒將黑蛇打死,若打死後果就麻煩了。」說著,不知從哪裡拿出一張黃色的神符,令孩子母親把神符燃燒後將灰給孩子喝下,將會病除。

孩子母親如獲珍寶,連連叩頭向大仙拜謝,說孩子病好後,即到山上以祭品答謝。

此時,有一位旁聽的婦女也藉機乘車,問大仙說:「我的丈夫外出做生意一年未歸,不知現在是凶是吉,請大仙掐算一下。」

大仙聽後嘴裡又是一陣嘟嘟囔囔。一旁的二仙解釋說:「你丈夫在外遇到了麻煩,短時間回不來了。你在家只有多行善事,方能為你的丈夫逢凶化吉。」

婦人說:「請大仙保佑我的丈夫一切順利,我定去東山獻供。」說著,那女人連連叩頭拜謝。

我的祖母也藉此機會,向大仙「討風」說:「我的孫兒叫小鎖,看看這孩子的命運怎樣?」

薩滿婆兒轉身摸摸我的頭頂,頓時現出驚訝神色,然後嘴裡又嘟嘟囔囊一陣子。一旁的二仙十分驚訝地說:「這孩子命太硬了,不是剋爹就是剋媽!大仙還說,不瞞著你,這孩子活不過二十歲啊!」

祖母一聽著急了,問有沒有搶救的辦法呀?只見二仙在祖母耳邊喳喳些什麼,我就不知道了。不過,當時我聽了挺傷心,連學習的勁頭都沒有了。後來聽老師說,跳大神兒是迷信,我就不在乎了。

這時還有人想藉機向大仙討風,一一被二仙擋住,說大仙已勞累想要回山休息了。於是大仙又是一陣擊鼓渾身顫抖一陣子,然後現出精疲力竭的樣子躺在炕上。二仙說,大仙已經回山了,方才是大仙依附在她身上的。

求神者事先早已將禮金備好送給薩滿婆兒和二仙。大仙走後,清醒的鐵蛋說,他記不清是不是在東山林中將一條黑蛇擊傷,鐵蛋的母親則硬逼著他喝下那燒成灰的神符。

人們都信以為真,可我不信。之前向大仙求卜的婦人的在外做生意的丈夫,沒過幾日竟回到家中,證明那薩滿婆是信口胡謅。至於說我活不過二十,當我闖過二十時,身體依然健康,這不更說明薩滿婆兒是鬼話連篇嗎?可聽祖母說,他們已經將祖母的錢騙到手了,就算破財免災了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