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239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古黃河的女兒(二四)

西西對母親說:睢寧是兒童畫之鄉,這位阿姨從前肯定是小畫童。

沙葦臉微紅,眉目間全是羞澀。她說小時候雖然當過畫童,但是沒多久就輟學了。後來在美國又學了一陣油畫,可惜也沒有堅持。

你在美國學過油畫?秋雨的聲音又亮又大,她說;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就算一海歸啊!把你放在車間就是糟蹋人才。你剛來的第一周,我就發現你做的珠繡跟她們不一樣。那些花啊、鳥啊,活靈靈的,像是有生命的力量。

是人才,總會遇到伯樂。沙葦很快進了公司的設計室,專做婚紗珠繡。那些量身定做的婚紗,價格不菲,對手工珠繡的要求精湛苛刻。如果顧客不滿意,可以理直氣壯退貨,而沙葦的技藝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沙葦對秋雨滿懷感恩,並不是因為她給高薪,而是對她的信任和器重。遇到許多設計問題,都會找她商量。

秋雨說:西西眼光高,特別挑剔,偏偏看上了你設計的蘆葦旗袍。

睢寧下面有幾個模範村,經常接待來自五湖四海的參觀團。這天秋雨告訴沙葦:一群旅居海外的華裔學者和媒體人,參加回國尋根之旅,計畫在徐州待三天。聽說睢寧歷史悠久,要來參觀下邳古城遺址。接待公司的老總是我的朋友,讓我們趕製一些有地方特色的文化T恤衫,我一下就想起了你的蘆葦旗袍。我們從前也批量生產過文化衫,我女兒說,流水線上出來的產品老土得全是灰。客人會禮貌收下來,然後回家就扔垃圾箱。

睢寧這塊土地,歷史悠久、人傑地靈,信手一拈就是厚重的典故。(二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