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2378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蓮潭的故事

放學後,我發現教室裡有一張學生忘了帶走的世界歷史項目海報。海報是一套三折硬紙板,標題是介紹越南名勝「蓮潭」。我略為瀏覽,海報圖文並茂,是學生用電腦打印出來的短文和照片,尤其是蓮潭的景緻,和當年我離開越南前的情況更有天壤之別。

幾十年前,我教的學校離蓮潭不遠,學校經常接到教育局和郡委的指示,要全體師生周末到蓮潭那裡開荒、挖湖。我們幾次還到住在那裡的學生大福、大貴兩兄弟的家裡歇息。

大福、大貴兩兄弟都是我的學生。我認識他們時,母親已去世,家裡只有他們的父親和年幼的妹妹。他們家有幾片菜圃、一窪蓮池、一舍豬欄,生活不是很富裕,但也算夠餬口。由於他們的出身屬貧農階級,很快被學校的共青團承認為「預備共青團員」。

大貴年紀較小,把共青團領導的指示奉為聖旨。共青團告訴他,郡當局打算把蓮潭開發成遊歷區,範圍涵蓋了一片荒地、菜園和墓地。因此,當時共青團交給他的任務,是勸那裡的居民把住地和菜圃獻給政府,然後到新經濟區去生產,還要他的家庭起帶頭作用,成功了就結納他為「共青團員」。

大貴想不到回家剛開口,就被父親和大福訓了一頓。到底胳膊擰不過大腿,蓮潭一帶的住戶軟勸硬逼,最後全都被趕走,流放到荒蕪的新經濟區。大福、大貴的父親因水土不服,又沒醫藥設施,幾個月後就一命嗚呼。

我最後一次見到大福,是他從新經濟區回來為他的父母撿骨。大貴因有功,成了共青團員,戶口獲准留在西貢,現在已是「預備共產黨員」,他是負責推動解散清除墓地運動的委員之一。郡委下達指標,要在三個月內,有親人的趕快撿骨他葬,沒親人的當局自動挖走遷移,他們把所有挖出的墓碑石翻轉過來在湖邊鋪成階梯……。

第二天一早,海報作者的學生急急忙忙來到教室尋找她遺留下來的項目海報。我和她閒聊了幾句,從她口中,萬萬料不到她竟是大福、大貴小妹的女兒。有人說世界是圓的,誰會想到,當年我在他們家見到的小女孩,如今她的女兒陰錯陽差跑到美國做了我的學生?

學生的母親仍記得小時我到過她家,她隔天放學後就到學校來探我。幾十沒見過面,我完全認不出她的樣子。她告訴我,他們到新經濟區後不久,父親死了,大哥大福最後也被毒蛇咬到,沒得到適當的醫藥治療而走了,新經濟區委員會把她遣回西貢和二哥大貴一起住。中越戰爭爆發,大貴雖已入了黨,還是被革了職,最後兄妹倆偷渡出了國。

我感觸萬分。當人們看到印度的泰姬陵、埃及的胡夫金字塔等,只有欣賞讚嘆它們的神工鬼斧、雄偉壯麗;多少人會指責當年當權者為一己之私,不惜犧牲多少無辜勞工人民的生命財產?「蓮潭遊歷區」不算是什麼世界奇觀,但在那旖旎風光的背後,又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淒涼故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