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22543/article-link/

首頁

觀「登鸛雀樓」有感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四大名樓之一的「鸛雀樓」,在王之渙這位大詩人蒞臨之前其實一直無人問津,那麼王之渙究竟有怎樣的魔力,能讓它僅憑一首詩就躋身四大名樓之列呢?在仔細地賞析了這首詩之後,我才找到了答案。

詩題名為《登鸛雀樓》,但卻並沒有描繪鸛雀樓的樣子,而是從「登」字為切入點,寫的是登樓途中的景色、感悟及心理的變化。頭一句「白日依山盡」,以較為悲觀的角度,描繪了夕陽西下的場景,彷彿一切都將逝去不復返,美好卻傷感。

但不同於李商隱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王之渙在下一句卻沒有延續悲觀的情緒,轉而寫了「黃河入海流」,這一句不單單是一個場景描述,更是情緒上的轉折。這一句寫出了黃河奔騰不息的生命力,寫出了「生命不止,奮鬥不息」的精神,直接將悲觀轉為積極向上,以此作為引出後兩句名句的基礎。

不僅如此,前兩句還採用了虛實結合的寫作手法。第一句的夕陽西下是作者真正看到的場景,但黃河入海卻並不是。從鸛雀樓的地理位置來看,雖能看到黃河,卻是看不到黃河入海的,要知道從山西到山東可不只是一個字的距離。自然而然的,我們能感受到王之渙在寫這句話時的篤定,篤定黃河會永遠奔騰不息直至入海的盡頭。

這樣的斷言也能看出王之渙是一個怎樣的人,他認為直到生命的盡頭都不應停止奮鬥,就像是黃河一樣,這一點也能從後面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反映出來。想要看得更遠,必要爬得更高。王之渙就有著想要「望遠」的心願,同時也明白要達到「登高」的條件才能實現,這兩句詩將單純的寫景轉為了更高尚的人生哲理,也是王之渙對生命的一種理解。

總的來說,這首詩不以寫景為由,而是以景喻理,寫的是望遠須登高,而這個登高的過程就像是我們學習的過程一樣,我們會看到途中很多的景,但最終還是為了追求頂峰的模樣。而鸛雀樓因此詩而聞名可能並不僅僅是因為美麗的景色,更多的是能將「大好河山」皆映入眼簾的這種「登高」精神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