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10464/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2019年裡吃的三碗日本拉麵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讀紐約時報「為什麼美國的中餐館越來越少」文章,心中想起2019年在矽谷吃到的幾碗日本拉麵。兩事看似距離很遠,實則有關連。

紐時的觀察點出來這不只是吃飯的問題,也是文化,乃至移民發展的題目。第一代華人來到美國,要想辦法活下去,走上餐館一途,但他們的孩子長大,進不錯的學校、學好找事的專業,於是不再繼承父母的餐館事業。

文章沒說的是餐館經營──不論是否中餐館──原本就不容易。2019年單單舊金山餐館就關了不下400家,食材和人力房租成本上漲是原因,街道骯髒、治安不佳,客人不願上門,甚至科技發達都是阻礙,因為人們大可網上訂餐,請Uber  Eats 送上門。

雖說如此,日本拉麵(或烏冬麵)近來在灣區蓬勃發展,卻可深思。一位在矽谷大公司上班的年輕人告訴我,他愛日本拉麵是因為可以自己點一碗就吃飽,相對便宜省事,味道也相當不錯。

說得沒錯。我在2019年也吃過多次日本拉麵,舊金山和中半島生意好的拉麵店說不完,這裡只提矽谷三家。庫比蒂諾和聖荷西交界的Uzumakiya Udon Izakaya 以烏冬湯麵和炸雞等小菜為號召,我點辣味牛尾烏冬湯麵。不吃肉只點湯麵便宜約4元。麵體Q潤新鮮,加了青菜和炸牛蒡絲,吃了暖胃暖心。

看過有人在家自製拉麵消夜:五花肉、青菜、金針菇放鍋裡,丟進牛油、蒜泥、味噌即已香氣四溢,開一包速食麵,打顆蛋到碗裡微波爐煮半熟,最後放麵上,即八分神似。

但門道還是在湯底,成也湯底敗也湯底。聖他克拉拉市HiroNori兩老闆之一Nori說,他在東京工作的拉麵店一天熬湯底骨頭用掉一千磅。有豬骨、醬油、純素選擇,吃葷者必會喜歡那厚片叉燒肉,其實菠菜、糖心蛋、筍乾、豆芽、青蔥、木耳都是成功的元素。豬骨濃湯常被垢病又油又鹹,已成日本拉麵的原罪。怕的人一定要選清湯底的。

這是在庫比蒂諾新開的Afuri ,我點了柚子鹽味拉麵的原因。這是一碗有柚香,麵條鬆緊合度、叉燒肉肥嫩(加點一片加2元)的組合。可搭配煎餃,拉麵本身是13元。這不計算排隊的時間,開張以來白人、亞洲人各族裔客人都是排隊進場,即將排到時就在平板電腦上點菜,上菜節奏流暢所以翻桌快速。

拉麵店風行在於維持水準、改進流程。中餐館最扼腕就是品質無法穩定,或菜式太多無以求精。日本人都改進得了,更聰明的華人不會做不到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