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03136/article-link/

首頁 健康

洗腎22年 她游泳練體力 找回「腎」人生

桃園市腎友協會總幹事李明蘭。 (記者鄧桂芬╱攝影) 桃園市腎友協會總幹事李明蘭。 (記者鄧桂芬╱攝影)

台灣洗腎人口逾9萬人,雖半數以上是糖尿病所致的腎病變,但有一群婦女是因妊娠毒血症所致的腎衰竭,洗腎同時還要拉拔孩子長大,是人生一大挑戰。腎友李明蘭即是如此,但她洗腎22年不曾離開職場,還協助腎友找工作、辦旅遊、家訪關心等,幫助更多人走出來、重拾新生。

桃園市腎友協會總幹事李明蘭接受專訪當天,剛從洗腎診所回到辦公室不久,洗腎後的低血壓使她走路較緩慢、說話也較小聲,但她手緊握寫滿筆記的A4紙,認真向記者闡述腎友的生活甘苦,期盼未來腎友的照護品質愈來愈好。

55歲的李明蘭在懷第二胎之前,身體算是相當健康,卻沒想到懷孕4個月併發妊娠毒血症,腎功能就每況愈下,治療苦撐7年後不得不洗腎。「當時兩個孩子年紀小,為了能照常上班養家,我起初和先生討論使用腹膜透析。」

腹膜透析與血液透析相異處在於,前者每天自行洗腎2到5次、每次約20分鐘;後者是一周三天到醫療院所洗腎,一次花3至4小時。只是,李明蘭接受腹膜透析後,愈來愈無法「洗乾淨」,3年後因體力太差,只好改換血液透析至今。

不過李明蘭說,她喜歡游泳,過去腹膜透析有腹部植管,不方便下水,改換血液透析後她就每天去晨泳,而且少了腹部管路,穿衣服不怕肚子鼓或管子掉出。

事實上,李明蘭因腎功能亮紅燈後,就開始關注腎友生活品質,落入洗腎前即是桃園市腎友協會的一員,替腎友謀福。以求職為例,腎友平均體力較差,若無特別專長能促使公司通融,否則容易因體力差而不被聘用。

李明蘭說,協會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進行家訪,除了關懷腎友,以及邀請參加活動之外,也會了解是否需連結就業和社福資源。她即曾協助多名腎友求職,例如學校工友、醫院總機接線員等,至今穩定就業,日子過得更有成就感。

另一方面,腎友因洗腎與飲食限制,不喜歡外出或麻煩他人,卻也難圓旅遊夢。協會20多年來,每年委託旅行社辦理「旅遊洗腎」,選定會員最想去的國內外地區,再聯絡當地洗腎室及餐廳,且全程有護理師隨團,「每年開團都秒殺!」但考量安全,一團最多只收15名腎友,行前也需評估體力。

李明蘭說,她至今去過日本、韓國、中國、馬來西亞等多個國家,只要做好準備就不必擔心。只是,腹膜透析者要小心,曾有會員將透析藥水裝在高級皮箱內,旅途中竟被偷走,「還好旅行社立即派員搭機送藥水,成功救援!」

隨時代進步,洗腎藥水更穩定,場域更乾淨,若人工透析血管塞住還能馬上急診處理,整體照護品質提升不少。但李明蘭說,可能是洗腎的健保點值降低、壓縮薪酬,導致專業人力流動快,「當面對不太會上針的護理師,我們都會怕怕的。」

而且,隨透析年資增加,許多併發症會慢慢浮現。李明蘭說,她近年因心血管鈣化裝了3個支架,晚上睡覺會心絞痛,若不吃安眠藥睡不著,也不太敢再冒險出國。雖她經常助人,但偶爾也會出現負面情緒,「覺得生活怎麼這麼艱苦啊!」

「但唯有自己能戰勝自己。」李明蘭不忘對自己以及腎友們信心喊話。她強調,多走出來參與活動,才不會關在家裡自怨自哀,建議腎友可尋求居住地區的腎友協會或病友團體,多多參加各種活動,找回好心情也贏回「腎」利人生。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