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701578/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讀者5/自助中餐館💰小費人生 與服務生對話

靠小費營生的服務餐飲業,是繁重的體力活。(Photo by Allie Smith on Unsplash) 靠小費營生的服務餐飲業,是繁重的體力活。(Photo by Allie Smith on Unsplash)

[email protected]紐約

自己A:你做自助中餐的服務員,通常是怎麼服務的?

自己B:全美國錢賺得最快的莫過於餐館,而最簡單的莫過於中餐自助,不需要多少英語,只要你有體力,只要你能跑能跳,就能賺到錢。

當然,這還得分男分女。我是男生,大家公認地,男生小費比女生差,因為女生笑起來比較有親和力,動作可以很偏偏淑女,也可以很落落大方,總是讓人們,尤其是男人們願意給很多小費。男生嘛,不說那些娘娘腔了,通常男生對客人笑,也只是讓人覺得很官方、很正常的微笑,絕不會去刻意地對客人去放電那種,尤其男顧客。可以說,女生微微一笑很傾城,小費多多來滾滾,男生累死無語很背駝,小費少少冷哆嗦。

自己A:那你們男生就沒有小費好的了?

自己B:有是有。我上一家店的老闆說,他也是企台出身,做了20幾年的堂吃店。他說女生小費確實比男生好,但有的男生小費也不賴,那種娘娘腔的,人家客人覺得很有親和力,說話又溫柔,再說一般老外顧客不會去歧視那種人的。還有就是會逗客人的那種男生,當然前提是你的英語要好,你會知道怎麼去服務客人,他們有什麼需求,就算沒有,動個腦筋,過去收盤子添飲料適時開個玩笑或把客人誇上天,逗得他們飄飄然,還怕小費不手到擒來?賺小費可不能傻傻站在那兒,沒了飲料才過去添,盤子疊起才過去收,而是嘴巴要甜!

自己A:那你嘴巴甜嗎?

自己B:不甜。會逗客人和小朋友的男生會賺很多,但不代表只顧埋頭苦幹的男生就沒小費。世界雖然不公平,但不至於會把他們餓死。你總會遇到打鐵客或者有錢人。

話說回來,有的人可以做到這點,會跟客人攀親帶故、談笑風生然後賺得盆滿缽滿,但有的人不是這種性格,做不出這種討客人歡喜的事來,只會單相思般地一味添飲料、收盤子。

當然,他們大多數都有共同點,就是偶爾心態不平看見客人打鐵走後,一邊收拾桌上的殘局一邊詛咒他們祖宗十八代,或遇到霸坐一兩個小時以上的客人一直在聊天,虎視眈眈地在眼神裡殺了他們千百遍,最後不是給個人頭錢或者乾脆打鐵走人,作為服務員,你不幹他幾句都對不起他!這難道能說明我們服務員心裡扭曲不善良嗎?不是的,我們也是凡人!知道我們管霸座一小時以上又只給一、二美元的客人叫什麼嗎?總統!簡直就是鐵公雞總統。

自己A:那你外出做事或就餐會給小費嗎?

自己B:那得視情況而定。比如說在機場點餐,我通常都是整數給人家,5或10美元,畢竟就一個單頭,給少顯小氣給多又不富,差不多就行了。我從來不按百分比給的。又比如在火鍋店或者日餐廳,通常都是一個人10塊起,畢竟我也是服務員出生的,看到某些老外在曼哈頓也才給2、3塊,我可不得支持一下他們。

聽到最多服務員說的一句話就是,「這些老外出來吃飯,我給他們服務,他們就是要給小費,OK!」不給小費或者一大桌子比如十個人就給8、9美金的,直接總結這種客人是垃圾!

當然,每家餐館客人的小費因地而異,比如有的餐館開在白人區,小費那是杠杠的,要是開在雜區,那就是天壤之別!全美國白人區通常人流量小,小費好,早下班,雜區那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又西班牙語又葡萄牙語的,又是不懂小費風俗的俄羅斯人或者永遠是人頭錢的韓國人(個人覺得),不然就是拖家帶口的西語裔和非裔,哦,那可有意思了!就算你是北大清華的境界也給你逼成文盲莽夫、出口成髒的山野刁婦,然後就是福州人經典的那一句:白天看爐頭,夜晚見枕頭,你每每打開蘋果手機查看自己今天的步數,你都能感歎自己可以參加馬拉松了。

自己A:真的這麼累嗎?

自己B:我說說我的兩個經歷。第一個,是在休士頓的中餐自助。那家店靠近機場,算雜區吧。經常有人打電話過來預定派對的桌子,好幾次,都是非裔放鴿子沒來,桌子空在那邊浪費,明明是高峰期,餐館經理糾結要不要先把派對的桌子拿去用,但又怕失信於人。

有時候,預定是三、四十人,結果才來了不到一半,無奈笑死。可憐我們服務員守著Party Room的寥寥數人。

那一次剛好就是我負責派對房,那一批非裔說是來了40個,結果才來了15個,他們雖然是某間教堂的,飯前還有禱告呢,結果不僅要求經理是否有派對優惠給他們,還要求不讓前台在帳單上收取10%的小費,那家餐館規定,只要超過八個人就可以收取10%小費,客人有沒有看到或再給額外小費那是他們的問題。他們沒有分單,算一個帳單,我服務了三個小時,忙前忙後都煩透了,他們還不忘踩你一腳直接遞杯子和盤子過來要你幹活,你又不能向他們黑臉,結果他們才給我簽了10美金的信用卡錢。

我還能說什麼?我算性格好,心想算了算了,他們是非裔,不是我看不起他們,他們也有好人的,只是老闆搖搖頭,念叨著下回不敢做他們生意了,這種客人誰遇到誰倒楣,最後算錢的那女的還理所當然趾高氣昂地大聲對我說:「Oh,Thank you!」

第二個,是在邁阿密。那家餐館的座位布局,你做幾天想死的心都有。只有一個飲料區,可是分區的座位有的遠在天邊,你收一個盤子和添一次飲料那都必須繞個赤道一周,一星期走下來,腿腳疼得要命。

這還不只,來就餐的全是南美洲國家的不知道說什麼鳥語的人,你好言好語問他們,他們咿咿呀呀都能把你壓在心裡的惡魔給逼出來,這要是在繁忙時段,再給他們浪費一點時間,其他客人付小費的概率全部會死一大片!還不只,這些「妖怪們」還全部都是人頭錢。

一位女服務員還無奈地說:「哎呀,沒辦法呀,都做麻木了不還得做嗎!」是啊,能一個月賺4000他們當然這麼說了,可你們是否知道,這4000竟然是你必須接將近3900個客人的數量賺來的,很恐怖的有沒有——怪不得人家說福州人吃苦耐勞,有命賺錢沒命花!

自己A:除了餐館,你還知道其他職業的小費嗎?

自己B:不多。其實現在的中餐自助都不好做,小費肯定因地而異,你在雜區西語裔肯定很多,周末拖家帶口的,小孩吃得滿地都是果凍飯粒,而且,絕大多數帶小孩的客人都是這樣,除了一些家教嚴的家庭,剩下全部是讓小孩抓什麼就抓什麼,愛扔什麼就扔什麼,你稍微一不理這種客人或者被察覺到些微不悅,或者態度平平,他們不是扔1美元就是打鐵拍拍屁股走人,作為服務員你還不能給他們一腳。

當然,聽說日餐企台小費不錯,現在外州火鍋店也開始百花盛開。不過除了餐館,有一次我坐電召車遇到了很無語的事。

自己A:什麼事?

自己B:我坐飛機回到甘迺迪機場,那時候我還不太會搭公交,優步也還沒有出現,作為一位華人,又沒有車,只能打電召車過來載我。司機說全紐約都是一樣的價格,除開林肯,甘迺迪機場35元,拉瓜地亞機場30元,紐瓦克貴點,因為要過隧道。

我之前也搭過電召車幾次,看見坐在副駕駛上面的另一名乘客還付了小費,所以我才知道的。當我多付10塊錢時,司機那謝謝的聲音比金毛獅王的獅子吼還洪亮,5塊小費則像王語嫣,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就是有一次,我叫車從布魯克林要去唐人街,正值午後高峰期路比較堵,我皇上不急太監急,司機犯了路怒症,嘴邊一直在不快地嘖嘖!還謾駡起來,司機是個看起來微胖的壯漢,可想而知他的情緒感染會讓我感到多麼壓抑。

到站了,我問司機多少錢,他說35,我給他一張50,心想他找了零錢我再給他10塊,不曾想他直接一句:「呃,謝謝啊,謝謝——」我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忒不爽了。我難道是那種得了人家一點服務,就得落落大方、慷慨相贈的人嗎?人善似乎被人欺。我不去跟他斤斤計較,只是在心裡暗暗決定,這種態度問都不問「這是不是給我的小費」,以後絕不會再叫他這家電召車公司了,簡直活受罪。

自己A:那你也可以叫其他家的叫車服務啊?

自己B:不,自從那件事以後,我就自己研究怎麼坐公交地鐵了,叫電召車又要車錢又要付小費,何必呢,30他們夠幾天的油錢,還要加小費?我覺得沒必要。我認為,只要是我自己知道這個需要付小費的,我都會給,而且都是按18%給的,10%算是小氣鬼了,比如你在餐廳吃一份10塊錢的午餐,給10%的小費就是1美元,我反正是給不出來的,那樣我自己都尷尬,除非人家寫了堂吃免小費。

而那種我覺得我自己可以搞得定的沒必要花錢的事情,那就親力親為,省得還要付人家小費,然後自己覺得花得也不痛快。

小費,說白一點就是錢,多少人為了這一點錢或成魔或成神?重要的是不僅做好自己,還要調整心態不讓自己落在金錢的陷阱裡成為錢奴!無論什麼行業,自己做的開心就好,賺多一點賺少一點都沒關係,只要是靠自己雙手賺到的,都是應該感恩的!

延伸閱讀:

讀者1/💰小費人生 2個溫馨故事
讀者2/用餐💰小費人生 被櫃台臭臉以對
讀者3/賭場💰小費人生 心跟著賭客七上八下
讀者4/初來美💰小費人生 當作找零拿了回來….
➤📣投稿募集 請與我們分享你的小費故事
➤➤➤點我看更多 Tips 330x73 A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