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8999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母女倆在1946年

作者和母親於一九四八年的合影。 作者和母親於一九四八年的合影。

我生於一九四六年初。半歲時隨父母從北京遷到天津,租住在一棟公寓樓三樓的單間房。

年久失修的公寓樓破敗不堪,二十歲出頭的母親看上去像現今四十多歲的人。

父親白天去公司上班,母親一人在家照顧我。抗戰勝利剛一年,百姓生活還很艱難。

一天,我在床上玩,母親忙著做針線活兒。突然,窗外傳來一陣粗魯的吼叫聲,母親衝到窗前向樓下張望,好幾個不知哪裡來的西方面孔男子衝進公寓的院子,聽不懂他們在喊叫什麼。

正巧這時三個住在一樓的日本女人從院裡的公共浴室裡走出來,披頭散髮,綢衫飄飄,木屐噠噠響。這幾個西方人便瘋狂地向女人衝去,女人們驚叫著往樓裡跑,他們窮追不捨,跟進樓道。

母親嚇得兩腿發抖,趕緊鎖上房間門,又搬吃飯桌頂住門,把行李箱和洗衣木盆等重東西一起堵住門。最後,她把椅子放在窗戶下面,然後抱起我坐在椅子上。她已經橫下一條心,不能活著落到這些人的手裡。萬一他們闖進我家,她就抱住我從這三層樓上跳下去。

驚魂未定之時,外面的咆哮聲和驚叫聲漸漸平息。原來,那些人很快追上了日本女人,把她們拖進房間糟蹋了。

可憐的日本女人在日本侵華戰爭期間被鬼子帶到中國,日本投降後又被鬼子拋棄在中國。她們無人同情,也沒錢回國。

母親一直抱著我坐在窗前,直到看見那幾個男人瘋瘋癲癲、大搖大擺地走出院子,她才放心。不久,又看到三個擔架抬著三個垂死的女人向門外的救護車走去。

那一次驚悚的經歷在父母心裡留下深深的陰影。父親去上班都不放心我和母親。

一九四八年春天。父親出差外地多時,實在惦念我們,他請同事張先生來我家拍張照片帶給他,於是就有了這張珍貴的照片。說珍貴主要是因為,那時有父掙錢養家,有母照顧孩兒,已算幸福之人,有幾人有錢買相機在家拍照呢?

張先生回來告訴母親說,父親非常高興,因為母親臉上有一絲笑容,他的大頭寶女兒我也長高了一點兒。

如今,那家公寓樓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的高樓大廈和高速公路。但是,半個世紀前母親講述的親身經歷,至今還留在我心裡,她當時所用的語言、甚至她面部的表情依然歷歷在目。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