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904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香港變局後…北京讚揚一國兩制 也有了提防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1月2日的「兩制台灣方案」,確實是今年衝擊兩岸關係最大的事件,但造成的效果並不是拉近兩岸關係,反而使得兩岸漸行漸遠,其中有本來預料得到的,也有預料不到的。

儘管後來有許多解釋,但是習近平談話的原意,的確是要把台灣問題擺上時間表,這反映出中國內部許多人對於台灣問題久拖不決,已經不耐煩了,這與之前的「自然統」的主張不同。

之前有人認為統一並沒有急迫性,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祖國統一沒有必然關係,台灣不統一,也可以有民族復興,又有人說,只要民族復興了,中國更加強大了,兩岸自然就會統一,這隱含著習近平之前所說的心靈契合說。

如今中國強硬派當道,認為不可能再讓,「自然統」論,嚴重脫離現實,兩岸統一途徑只能是積極作為、化解阻礙的「塑造統」,還有人認為中國的期望已經變了,即使韓國瑜照搬馬的方案,也是不行的,過去是和平發展,現在習的講話之後,已是和平統一,在習的講話之後,統一已經不再是政治期望,而是成了實際工作。

但香港自5月開始動亂,打亂了年初的設想,香港情況棘手,中央必須有所處置,有一位涉台人士明確的說,「即使因此對台灣情況造成不好的影響,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在經過六個月的香港亂局之後,北京的檢討反而是:對香港管治不足;一般的看法是,長久以來,中央對一國兩制的態度是,井水不犯河水,讓香港自己管自己,但這是錯誤的。

香港基本法是在90年代初制定,當時中國才剛開始改革開放,自顧不暇,當然是讓香港人自己來管香港,但管治權交由港府,只會讓特首延續過去港英的政策,站在大企業、站在資本主義這邊。

尤其基本法有些地方考慮不周,對管治權的界定不夠清楚,譬如香港最高法院法官有外國法官,終審權就不應該屬於香港最高法院的,這不只限於對基本法的終審權,更是對所有法律的終審權。

中國原來最擔心的是香港動亂會影響到國內,擴大為另一場顏色革命,可是卻沒有出現,相反的,網上普遍是對香港人的反感:就是這一小撮人,為何不出動駐軍收拾他們。

這個時候就需要有戰略定力,警惕出現戰略判斷錯誤,香港派兵就是典型的錯誤,甚至此刻出現限縮香港的一國兩制,都會引起外界非議,有一位學者說,「若要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採取減法,會有負面效果,所以應該採取加法,譬如粵港澳大灣區管治平台,香港是可以得利的,要提醒香港,如果要與中國分開會造成怎樣的損失」。

也有人替一國兩制辯護:「其實是有實行得很好的澳門範式,澳門基本法中沒有規定特首要直選,特首也可以直接指派七席立法會議員,這都避免了香港目前的亂局。」

北京3日舉行的澳門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全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接連對香港有明顯影射的發言,包括對香港的管治要落實「澳門模式」。

常務副總理韓正也在接見澳門候任特首時,特別強調,希望新一屆政府,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

預計12月20日澳門回歸20周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到澳門主持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時,會再度強調一國兩制的優越性,但其實經過香港六個多月的亂局,中國心中對一國兩制已經有了提防與限縮。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