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7490/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美中軍備競賽進新領域玩真的

美國本月12日從加州范登堡空軍基地,向太平洋試射一枚中程導彈。這是川普總統宣布退出「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和中短程導彈條約」(簡稱「中導條約」)後,美國第二次試射該類禁止已久的導彈。一些軍控倡導人士認為,這次試射,可能是華盛頓與北京、莫斯科展開軍備競賽的新開端。

1980年代,前總統雷根曾以「星球太空計畫」誘使前蘇聯參與軍備競賽,結果拖垮這個超級大國,並導致其解體,兩強爭霸變成一強獨大。川普總統景仰雷根的偉業並欲複製,他以退出「中導條約」、發展極具威懾力的洲際導彈和建立太空軍,試圖繼續保持美國在太空領域的領先地位,遏制中、俄聯手挑戰美國霸權的企圖。

今年春天,美國官員曾透露上述導彈試射計畫,射程約為3000公里至4000公里(1860至2480哩)。按此射程,美國可從關島的基地射向中國東部許多地區。國防部長艾思博(Mark Esper)表明,若軍方指揮官有需要,美方將在歐亞等地盟友境內部署這款武器,威懾中、俄及北韓的意圖明顯。因此,中、俄已多次表明,反對美方在歐亞地區部署中程導彈。

美國在退出「中導條約」前後,便一再要求中國加入美俄軍控談判,將中國納入「21世紀軍控模式」。但中國對此一直抗拒,卻提不出強有力的理由。因為近年中國一直在積極發展各種長中短程導彈、衛星和太空武器,試圖超越歐美。中國曾先後於2007年和2010年,兩次不公開成功試射反衛星導彈,使美國在太空獨霸的領先優勢,快速被中國追近。

如今美國擺脫「中導條約」的束縛,放手與中國一樣發展類戰略武器,中國便面臨兩難選擇:要麼參與三邊軍控談判,要麼在眼看美國恢復中程彈道導彈、中程巡航導彈,構成對自身威脅後,不得不投入巨資發展,從而捲入與美國的軍備競賽。

恢復洲際導彈試射,還只是迫使中國加入備競賽的一方面。另一方面,美國國會眾院上周通過2020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的參、眾兩院協調版,總授權金額達7380億美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特撥200億美元給美國太空軍,美軍正式設立太空部隊的願望可能夢想成真。而成立太空軍的理由,也正是回應中俄的挑戰。

今年8月底,美國合併各軍種中的太空武力,單獨成立了太空司令部,主要功能為指揮作戰力量,並展開太空作戰行動。空軍參謀長古德芬上將(General David Goldfein)在雷根國防講壇說,相對於俄羅斯,中國對美國更是一個力量接近的威脅,美國需要更強的力量應對中國的太空能力。副總統潘斯曾提到,建立太空軍是為了以更有效的方法,保衛美國太空資產,包括美軍用於航海、通信以及監視的大量衛星群。

美國成立太空軍,可能刺激中國加碼太空武器研發,形成一場比技術、比財力,類似雷根時代「星戰計畫」的比拚。美中兩強在外太空如何較量,相信很快就會見真章。

美、中兩國的軍備競賽還延伸到資源的競爭。據路透報導,由於美中貿易戰,中國把它的稀土資源拿來當武器,威脅停止對美出口稀土,引起美國警覺。美國軍方根據川普總統指令,將資助軍用稀土的加工和生產,與中國對稀土的壟斷展開競爭。

陸軍將重建稀土資源供應鏈,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計畫出資幫助稀土公司在美建立稀土加工廠。軍方最多將負責建廠費用的三分之二,並對至少一個項目提供資助。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研製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以來,美國軍方首次對稀土進行商業生產投資。

美中兩國的軍備競賽還反映在軍費上。儘管從總量上看,中國的軍費開支不如美國,但正如國防部長艾斯博指出,中國2019年的年度軍費是2002年的三倍,而美國則是2002年的兩倍多。可見中國軍費的增幅大於美國。

軍備競賽,歸根究底要靠強勁的經濟作後盾,美中兩國最後誰拖垮誰,或者兩敗俱傷,還得看誰的經濟有耐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