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5872/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被嫌不是處女…北大女學生遭折磨自殺 留言「我命由天不由我」

包麗的微信對話及微博紀錄。(取材自南方周末) 包麗的微信對話及微博紀錄。(取材自南方周末)

北大法學院大三女學生包麗今年10月6日服藥自殺陷入昏迷,醫師宣布「腦死亡」。包麗母親指控,女兒自殺是因男友嫌她不是處女,又不想分手,於是對女兒精神折磨,曾要求拍裸照、先懷孕後流產,甚至絕育等,「女兒是被牟林翰逼死的」。事件也引發網友及媒體評論:「都21世紀了還糾結處女情結,愛情觀還不如百年前?」

南方周末報導,牟林翰是高包麗一級的學長,兩人在2017年相識於校學生會工作期間,因相互欣賞交往。包麗曾向朋友稱自己喜歡牟林翰的原因是「一切都太合適了」,也曾提及牟林翰喜歡打架,「每次生氣都超恐怖」。

包麗的好友說,牟林翰在與包麗交往沒幾天,就開始介意包麗前男友的事。報導指出,根據兩人今年1月的一次聊天紀錄,牟林翰受到一個異性朋友提示,意識到女孩子的「第一次」對男人的重要性。牟林翰對包麗說,他認為,包麗將第一次給前男友代表「認可和獎勵」,而他則「不想當一個接盤的可憐鬼」。

報導說,面對男友強調「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東西」質疑,包麗曾委婉反駁:「我最美好的東西是我的將來。」但一個月後,她的觀點完全變了。據了解,包麗曾稱「我現在被他洗腦了」,並將牟林翰微信中的備註名改為了「主人」。牟林翰後來有一次聊天時,讓包麗在身上紋「我是牟林翰的狗」。

根據聊天紀錄顯示,包麗曾暗示牟林翰對她施加了「精神暴力」,讓她害怕及痛苦。早在6月中旬,包麗就曾割腕。朋友問包麗為何不分手,她曾回答:「分不動了,心死了」。仰藥當天晚上7時13分,藥效發作前,包麗打開電腦,編輯了最後一條微博,並設置為「 僅自己可見」。微博的內容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今年11月7日,在報案20天後,母親從警方處取回了包麗的手機,她看了女兒與男友牟林翰的微信聊天紀錄,憤怒地說「我很想跑過去把他(牟林翰)捅死」。她表示,「唯一的是希望牟林翰能受到懲罰」。

在包麗一名好友看來,包麗在短短一兩年裡「性格完全變了」,由一個堅強、樂觀、獨立的現代女大學生,變成一個會因非處女而產生罪惡感的「小女人」。

紅星新聞評論包麗自殺事件稱,包麗與牟林翰的感情看來前衛,但又有非常保守或者落後的一面,例如報導所稱的處女情結,遺憾的是,包麗在這段感情中也開始為這個問題陷入自責,「這可是21世紀的北大學生,互聯網時代的『原住民』,其觀念的粗陋,甚至都還不如100年前蔡元培時代的北大青年」。

➤➤➤北大女學生自殺/男友先撇責 後又稱「我是一定有責任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