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1388/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43通訣別電話…印度公寓大火 燒出移工悲歌

德里警消派出50輛消防車與150名打火隊員,但卻都被狹小巷弄與「違章建築群」阻礙而不得其門而入。 (美聯社) 德里警消派出50輛消防車與150名打火隊員,但卻都被狹小巷弄與「違章建築群」阻礙而不得其門而入。 (美聯社)
「整座公寓早就陷入了火海...我弟弟的號碼,再也沒有人接通了。」痛哭的札基爾,無奈地對《半島電視台》表示。(美聯社) 「整座公寓早就陷入了火海...我弟弟的號碼,再也沒有人接通了。」痛哭的札基爾,無奈地對《半島電視台》表示。(美聯社)

「今日公祭明天忘記...這就是移工的窮苦悲歌。」印度德里首都圈的中央舊城區,日前發生43死的公寓大火慘案。警消表示,該公寓是未經許可改裝的「非法複合式工廠」,火災當時,數十名外地移工被困在「幾近密室」的公寓,只能在絕望中向親友撥出「訣別電話」。


影音來源:YouTube DW 頻道

------------------

這場震驚印度全國的重大火災,發生在9日清晨破曉前、印度德里北區的安納杰曼迪舊城區(Anaj Mandi),一棟5層樓的舊式公寓在「不明原因」下突然爆發火警。消息傳出,德里警消連忙派出50輛消防車與150名打火隊員,但卻都被狹小巷弄與「違章建築群」阻礙而不得其門而入。

「火場周邊是德里最古老破舊的老社區,本來的道路設計就沒預留現代消防通道,密密麻麻的地上電纜、違建店鋪,更讓我們無法及時拉出灌救水線。」前線的消防指揮官,向「法新社」表示:「整座大樓不僅沒有逃生出口,一樓的重重鐵門根本打不開,二樓以上甚至沒有窗戶與通風口...整棟大樓就這樣瘋狂燃燒!」

•破舊違章 四面封閉如密室

「印度今日」報導,失火的多樓層公寓,事實上已被改裝成為一整棟的「家族式複合工廠」,一樓是塑膠玩具工廠,二樓是包裝工廠,三樓以上則是成衣加工廠,「但無論是哪一型態的工廠,都沒有合法登記。不管用電、消防設備還是工業法規,據傳沒有一項有註冊經營。」

根據初步的火場鑑識,工廠的火警疑似是發生在二、三樓之間。具體失火原因雖無法確認,但

因三樓的成衣加工廠區堆積大量易燃物與原料,火勢不斷猛烈上竄。

警消表示,由於安納杰曼迪的大樓都是老舊公寓,三樓以上的窗部全部都被封住或焊死;整棟唯有的兩條樓梯,更是被堆滿出貨產品與加工原料,「橫著豎著都沒有出路,火場也因此成為四面絕境的死亡空間。」

警消表示,在德里首都圈中,有許多類似的「老公寓工廠」。他們大多都是非法改裝、逃避安檢的家庭式單位,主要經手那些薄利多銷、勞力密集的廉價出口代工。這些非法工廠之所以大多集中在印度的都會舊城區,主要是因為周邊土地便宜、社區管理與執法不易,無論是迴避勞工法規招聘外邦廉價移工,還是盜接水電、改裝工廠用地都難以管理,「因此才會成為貪腐藏汙的灰暗之地。」

•廉價剝削 非法工廠聚集地

在火勢快速蔓延的同時,失火的工廠樓層間也還睡有數十名外地長工——雖然在「官方法規」中,工廠廠區與勞工宿舍應該區分兩地、或間隔一段安全距離,以避免工安意外波及員工的生命安全。但在失火廠區內的勞工,卻多是來自東北窮困的比哈爾邦人,這些外邦人大多獨身上工、在寸土寸金的首都圈裡都舉目無親,因此就近「住在工廠裡」,也就成為資方延長工時彈性、勞工節省生活開銷的取巧常態。

「我在清晨四點接到我弟弟的電話....他告訴我『工廠宿舍正在著火』,他與同事人被困住、沒辦法出去...。」來自比哈爾邦的胡笙兄弟,八年前一同從老家上京打工,兩人長年在外只為求故鄉老小三餐溫飽,沒想到奮鬥多年後,哥哥扎基爾(Zakir Hussain)卻在睡夢中接到了弟弟夏基爾(Shakir Hussain)的求救電話。

札基爾表示:在電話中,弟弟不斷地咳嗽無法呼吸,周邊也都是求救呼喊的哀號雜音。但手足無措的當下,同樣是外地移工的札基爾,卻也被本地老闆「鎖在類似的工廠宿舍裡」沒法出去。最後在折騰了30多分鐘後,札基爾才終於在4點30分趕到了安納杰曼迪舊城,但一切卻都為時已晚。

「整座公寓早就陷入了火海...我弟弟的號碼,再也沒有人接通了。」痛哭的札基爾,無奈地對「半島電視台」表示。

「我本來在睡覺,大概到了四、五點,才突然被一群淒厲的男性尖叫聲吵醒。」住在失火隔壁的鄰居拉席德,對「印度今日」表示:「我匆匆忙忙地跑窗邊,這才發現大火已燒到工廠的四樓,並發現有六、七個男人,被大火逼到火場窗邊,不斷大叫哀求著『救人!拜託救救我們!」

「但那扇『窗戶』早就被工廠老闆銲死,就算是從外面,我們也沒辦法打開。」拉席德表示,看到友人求救,毫無辦法的自己只能跑下樓去找鄰居來幫忙救人。但才一回頭,「窗邊的人卻越來越少」,最終在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後,強行拆除鐵窗的消防隊員只能勉強救出重傷的兩人,並發現窗邊滿地的罹難者屍體。

「我們救不了人,沒人救得了他們。」另一名鄰居驚魂未定的說,「我們救不出人,但他們生前最後的痛苦尖叫,卻仍徘徊在我耳邊揮之不去。要目擊這種人間煉獄,真得太過可怕了。」

安納杰曼迪的大火,在四個小時後終於撲滅。但在清點火場後,消防人員卻發現了43具遺體,並救出16名傷患。而「43死」的慘烈數字,也是繼1997年德里「烏普哈戲院」(Uphaar theatre)59死大火後,印度德里首都圈史上第二慘重的火災慘案。

由於死亡數字驚人,罹難者又多是外邦勞工,事發地點又是德里都會區的中央地段。因此安納杰曼迪事故,也迅速震撼了印度全國,甚至驚動各級政府「出手賑災」;德里政府「震怒下令」,除了即刻逮捕失火工廠的經營人兄弟,更強令檢警消防單位「必須在『七天內』提出究責總檢討」。

•究責追兇 官僚瀆職挨批評

「七天內要急令究責,是要演給死人看嗎?」「印度今日」的社論與深度報導就如此質疑,「安納杰曼迪地區這幾年來大小火警不斷,基層警消也多次舉發周邊的都市違建與城市設計不良,但相關當局哪一次不都『已讀不回』毫無反應?甚至連失火的工廠本身,都沒有勞安檢查與工廠登記的紀錄,但無良老闆違法開業也就這樣好多年,相關當局根本都知情,那為何現在還要『震怒』?」

另一方面,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災後隨即下達救助指示,並緊急授權撥款「聯邦慰問金」。主責單位的德里首席部長基利瓦爾(Arvind Kejriwal),亦於災後同日宣布:所有傷者,將可得到10萬盧比的賠償金;43名罹難死者,則可得到德里政府發給的100萬盧比賠償金。

「但這些罹難的勞工生前的日薪只有140盧比。」「美聯社」表示,「但瀆職、投機與怠惰已經不可挽回,就算有100萬、1000萬,也換不回人家爸爸與兄弟手足的『一條命』。」

「43死」的慘烈數字,是繼1997年德里「烏普哈戲院」(Uphaar theatre)59死大火後,印度德里首都圈史上第二慘重的火災慘案。(美聯社) 「43死」的慘烈數字,是繼1997年德里「烏普哈戲院」(Uphaar theatre)59死大火後,印度德里首都圈史上第二慘重的火災慘案。(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