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008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特蕾莎的牛排

念書時在學生中心打工,周末的學生中心熱鬧非凡,不是放電影就是辦晚會。一個星期五,中心最大的舞廳又被人承包了,我們下午要先把大舞廳清掃乾淨,然後請出桌子和一張張靠背椅;鋪上桌布,擺上鮮花,在椅背上拴上氣球。冷飲和餐具擺上後,熱氣騰騰的大餐擺上桌,學生中心立刻瀰漫著迷人美味,讓人垂涎欲滴。

試想一想,從下午下課後開始打工到晚上七、八點,正是肚子裡饞蟲最活躍的時候。再看看別人狼吞虎嚥,那樣的時刻真讓人難熬啊!

在我正與自己的肚子開戰時,學生中心主管托馬斯叫住了我,「王,裡面有一位女士要請你幫她一個忙。」「事情都做好了,客人正在吃飯,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做的呢?」我問道。托馬斯說:「你進去問一問不就清楚了?」我不很情願地跟著托馬斯來到一張桌子前面,我看了看那位衣著光鮮亮麗的女士,但見她塗著大紅的雙唇像兩朵燃燒的玫瑰,身上若有若無地散發出一陣陣迷人的芳香。在她瘦削的臉上有一頭俊俏的金髮,高貴典雅的服飾讓人肅然起敬。

見到我後,那位女士對我笑了笑,「小伙子,你能幫我一個大忙嗎?」她的話帶著濃濃的德州口音,聲音又尖又細。「那自然。」我說。女士嘆了一口氣說:「不知為什麼,這張桌子的人像是在家吃飽了再來赴宴一般。這麼好的飯菜沒吃幾口人都不見了。現在桌上的食物堆得像小山,這讓人如何是好?」

女士拿了一個大盤,將桌上的烤牛排、紅燒鮭魚,還有沙拉、烤玉米等食物裝滿高高的一大盤後說:「小伙子,麻煩你幫我們處理掉這些食物,免得它們被倒進垃圾桶。」在我接過盤子後,她又順手抓了一大疊餐巾紙和一大瓶可樂塞在我的懷裡。說了聲謝謝後我退了出來,喊了和我一起打工的詹姆斯來分享美食。托馬斯從我們身邊走過,笑一笑走了過去。

宴會結束後,我們開始清理工作,到了一切都整理就緒後,已經是九點多了。當我走出學生中心準備回家時,一個尖尖的聲音對我說:「小伙子,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這聲音當然來自那位女士。很顯然,宴會結束後,她一直在等我下班。原來她希望得到我的電話和住址,我很猶豫,因為我對她毫無了解。那位女士連忙自我介紹,她叫特蕾莎,年輕時也是一名清潔工,現在老了,希望能結交新朋友。看她說得誠懇,我把電話和地址留給她。就這樣,特蕾莎成了我們一家的朋友。時常我們回家時,家門口堆滿衣服和孩子的玩具;又有的時候,特蕾莎在門口等我們回家,將生日晚會剩下的蛋糕和其他食物給我們的孩子。還有一次,特蕾莎特意帶我們去參加車庫大甩賣。

一天,特蕾莎打電話給我,說需要我的幫助。我開車到她的公寓,將一張厚重的桌子抬到她五樓的房間,又為她換了燈泡。我意識到,特蕾莎住在老年公寓,無兒無女,依靠政府補貼救助過日子。儘管如此,她並不缺少一顆幫助他人的良善之心。

在我畢業去佛州工作時,特蕾莎來給我們送行,眼裡掛著淚水,讓我十分不捨。四年後,我們一家回到母校拜訪,聯繫到特蕾莎。我給了她簇新的兩百美元,她看了看錢,故作鎮定地說:「好了,我的小伙子開始掙錢了。」隨後轉過身去,雙肩聳動不停。

從那以後,我們和特蕾莎失去了聯繫,現在想來,當時真應該給她兩千美元。在這感恩的季節,我希望能藉此文,感恩在我開啟新生活時幫助過我們的好心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