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7007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兩腳追八腳

桶裡的螃蟹。圖╱水林 桶裡的螃蟹。圖╱水林

十月下旬,天氣漸涼爽,門口的小黃菊開花了,我心想又是吃螃蟹的季節了。每年到了深秋,正所謂菊黃蟹肥的時節,我和女兒總會買幾隻活螃蟹來解饞。超市的地窖蟹屬於肉蟹,沒有蟹膏蟹黃,什麼時候都可以吃,自然不稀奇,我們要吃的是有蟹膏蟹黃的藍蟹,又叫馬里蘭大西洋藍蟹。

我們住在加州,藍蟹養殖在馬里蘭州,我們只能等超市進貨。但並不是每個超市都會賣,這種吃起來麻煩的螃蟹,美國佬是不會吃的,只有亞洲超市才可能進貨。有時同樣名稱的加盟超市,也不是同時進貨或分配同樣的貨源,這是我今年最痛苦的領悟。

我家兩個孩子都上大學不住家裡,我上超市的機會少,所以螃蟹的消息不靈通。有一天女兒提起周末回家想吃螃蟹,我才開始留意並請親朋好友通知我訊息。第一次,朋友在微信群說在韓國店買了藍蟹,我立刻驅車購買,結果竟然沒貨了!第二次朋友又在華人超市看到一大簍藍蟹,我心想是剛進貨,隔天應該還有;沒想到我隔天專程去了,竟然又賣光!難道大家都像我一樣等藍蟹嗎?還是因為我在微信群的訊息,挑起了更多人買藍蟹的興趣?

我三番兩次的積極行動,竟然都與藍蟹失之交臂,心裡挫折之外,也只好再耐心等待,默默祈禱能在今年能吃上一次。

上周五,我和朋友午餐聚會之後,順便到好市多買東西,突然收到朋友問螃蟹的做法和保鮮的方式,我立刻警覺到藍蟹又再度出現江湖了!我立刻回應問是在哪個超市?接著又有朋友發來最前線的消息,就在爾灣的新大華超市。

我管不了未完成的採購,立刻倉促結帳,取最快的五號高速路趕到大華超市,直奔海鮮部門,看到滿滿一大箱的藍蟹,才終於放心,有了一種小確幸的開心。今天是周五,如果女兒可以晚上回來吃那就完美了。

不料事情未能盡人意,女兒學校忙,還要給朋友慶生,要到周六晚餐才能回來吃!天啊,那我還得確保這些螃蟹活到明天晚上啊!冰箱密閉,會不會讓螃蟹窒息而死?如果放水桶,沒海水沒打氣,牠們可以堅持多久?我看著好不容易買到的六隻螃蟹,心裡越在乎越發愁,我決定賭一把做個實驗,兩隻放水桶,四隻放冰箱,看看哪個存活率高,隔天至少還有活螃蟹給女兒吃。

一晚的忐忑,還做夢螃蟹上床同睡,我是不是瘋了?好奇的朋友一早就來問結果,我還沒起床啊!下樓查看,發現水桶裡的螃蟹還活著,快哉!然後拿出冰箱的螃蟹,只有一隻似乎有生命跡象,其他是死了還是睡著了?我開水龍頭給螃蟹澆水,好像有復甦的樣子,再過一個小時,所有螃蟹都活過來了。等我要收拾清洗,每隻螃蟹張牙舞爪,兩隻大鉗抵死不從地抗爭著,我一不小心還被夾了一口出血。這一頓活螃蟹吃得真不簡單,竟然還要付出血的代價。最後女兒回家終於吃到新鮮的螃蟹,老媽的辛苦都值得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