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9625/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KCBS記者孟吉思 曾任台北ICRT主播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孟吉思2014年到立法院採訪林飛帆。(取自ICRT臉書) 孟吉思2014年到立法院採訪林飛帆。(取自ICRT臉書)
孟吉思如今是KCBS電台記者。(記者梁雨辰/摄影) 孟吉思如今是KCBS電台記者。(記者梁雨辰/摄影)

在南灣新聞採訪中經常可以見到一位KCBS電台「老外」記者,他總是背著挎包,手拿錄音機和筆記本。他是美國人Keith Menconi,中文名叫孟吉思,大家不知道的是,他和台灣有一段很深的淵源。

在密爾比達長大的他曾在高中時隨代表團前往該市姊妹市中國廣東惠州。「那段經歷對我很重要,我當時就下決心,下次再去中國,我要說中文。」孟吉思說,他在柏克萊加大讀書時學了兩年中文。2012年他獲得一項華文獎學金,開始了他的圓夢之旅──前往台北學習中文六個月。

●播報台灣時事 感受民主變化

他隨後發現,六個月不夠學中文,希望能留在台灣更久,便開始找工作。他先做了九個月的英文老師,後來應聘到台北國際社區廣播電台(International Community Radio Taipei,ICRT)做了三年多的主播、記者和主持人。

ICRT是台灣最出名的英文廣播電台,很多台灣人都是跟著這檔英文電台學習英文。孟吉思曾做過上下班高峰期的新聞主播,還主持了各種新聞節目,其中包括每周一次的台灣時事專題討論會,採訪了很多政治人物。

他認為,看著一個年輕的民主台灣每年都在快速變化非常有趣,他也看到了民眾對民主以及台灣如何變好的熱情。

他曾在2014年進入立法院採訪「太陽花」運動學生領袖林飛帆。「學生占領立法院是一個很瘋狂的事情,我試著聯想這如果發生在華府該是多麼嚴重」。孟吉思認為,能有機會看到另一個地方的政治生態,是不一樣的體驗。

工作中他也曾遇到一些「囧事」。他曾邀請一個台灣即興喜劇團(Impro Comedy)做客節目,結果在最後時刻,團隊裡英文最好的成員沒法來。

「那是我做過最尷尬的一小時節目,說英文成員聽不懂,說中文談論喜劇對我來說太難。」孟吉思說,他只得不停地「尷聊」,最後硬著頭皮和團員們玩中文即興表演接龍遊戲,「我想一個詞會很慢,常說出很簡單詞語,到最後急得滿臉是汗。」

●不同的文化 「有相同的關愛」

在台灣五年也帶給孟吉思不少啟發。他發現,無論在哪個國家,人們內心深處有很多相似,只是在不同文化裡有著不同的表達方式。

因為經常送孟吉思上班,一位台灣當地出租車司機和孟吉思成為了好朋友,孟吉思參加了司機很多家庭活動。「看到他們對彼此的愛和關心,就像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只是大家表達方式有點不同。」孟吉思說,這也是他在台灣學到很重要的一點,如何更好地向家人表達自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