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832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全文完)

從小到大,還沒有誰如此語氣熱烈又面露真誠地誇獎過她。

可他們卻沒人願意娶她。直到他出現。他是個外鄉來的手藝人。他被釘子刺了手,來診所打針,一見到她臉就紅了。第一次把自己給他的時候,她覺得他應該是有過疑慮的。但他從小沒媽,和他父親到各地去討生活,對女人是沒有經驗的。

後來兒子出生,繼承了他們所有的優點。她從診所辭工,每天守在家裡,等他回來。他們抱著自己的孩子,親他、愛他,他們在親吻中飛翔起來。

兩年後,一封匿名信結束了一切。也許是馮國科,也許是其他男人中的某一個。他們畫了一隻綠色的烏龜,寄給她的丈夫。他們不愛她,卻也見不得別的人愛她,疼她。

他質問她,把那幅畫甩在她的臉上。她哭著向他坦白。她是個好丈夫,她知道他深愛著自己。他打了她,自己也跑到雪地裡號啕大哭,用啤酒瓶砸爛了自己的腦袋。他有如此多的痛苦,卻都是自己帶給他的。從那時起她就明白,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們不停爭吵,卻無法分開,因為他們始終相愛。可他的身體卻再也無法碰她。她忍下了一切,她告訴自己,這都是為了孩子。

可那一年的一個清晨,失蹤了兩天的孩子失魂落魄地進了門,面無表情地對他們說:那個人我替你們殺了,你們可以不用再吵了。孩子的臉上浮起一個笑。她大叫了一聲,昏了過去。

醒來後,他們就都是另外一種活法了。(全文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