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832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她在這裡(六)

後來在騎樓碰見楊小姐,好幾次我步伐放緩,還故意頓了一下,假裝張望天氣以及天氣。楊小姐不知道同事已經全盤說了,非常無事地站著,捧口香糖,盯著它們,彷彿看透它們,就知道生命真相了。

還好我忍住了,因為不久後,另一個同事跟我說,楊小姐不是楊小姐,而是唐小姐。同事姓湯,名字裡頭有個美字,暱稱大美,茶水間碰到我,看到我正沖泡麥片,恍然大悟地說:唐小姐真是說對了。

誰是唐小姐啊?正是樓下的騎樓女孩。唐小姐等於楊小姐,等於騎樓女孩。

我臉色很臭了,上班日的早晨,誰不是一張臭臉?大美沒發現,接著調侃我早餐習吃餅乾配麥片,真省啊!我想,我在哪篇文章寫過早餐習慣嗎?

大美倒沒說唐小姐多麼熟悉我,裝茶水後轉身離去時,補了一句:唐小姐說改天你要回高雄,可以邀她一起。

我納悶,公司同仁多知道我故鄉是金門,怎麼這會兒變高雄人了?大美不慌不忙:唐小姐說,你們是中山大學校友。我只得點頭。

我原來不是搞文學的,而學財務管理。如果大美所言不虛,印證資訊部同仁所說的,楊小姐或者唐小姐,極可能是我在國小、高中、大學等求學過程,結識的某一個人。而「唐」跟「楊」發音極像,很可能誤聽了。

我回到座位。我每回發呆都習慣望向辦公室盡頭,一只咖啡色的鐘。何時該午餐、該下班,我側頭看一眼,心裡便有了底。

早晨九點半,唐小姐還沒來,她真認識我嗎?掛鐘的左邊是茶水間,不時有人經過,背影漸漸小,然後左轉進茶水間;或者反過來,出茶水間右轉,先是一張臉,然後帶著上半身走近。(六)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