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83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婚床(一二)

女孩嘛,長相一般,又黑又瘦。但是俗話說娶妻娶賢。姑娘是我看著長大的,家教好、人老實,適合過日子。王老師如此介紹。

依照我父母的觀念,三十歲仍未成家,無論如何是一件大事情。母親總是念叨所謂成家立業,就是先成家後立業。我家在外地,獨自一人在此讀書。識人有限,窮小子一個,前幾年也曾有熱心人提過親,只是當初我的肩上扛著娃娃親的沉重負擔,後來漸漸也沒有人再提及此事。可以說,她是我正式見面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女孩。

第一次見面,對她的印象一般,黑黑瘦瘦、靦腆文靜的女孩,說不上漂亮出眾,但也不能算醜,總之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無論從哪方面來看,她與繁都是南轅北轍,繁美麗出眾,她平凡普通;繁浪漫灑脫,她刻板嚴謹;繁興趣廣泛,她循規蹈矩;繁光彩照人,她淡然隱沒。

喜歡與否倒在其次,既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人也變得現實起來。家境好,本人又在一所大學當老師,據說英文極好。教化學的同時兼授化學系的專業外語課程,英語功底可見一斑。

我們的感情發展平淡順利。半年以後,六月初的周末,她來研究所看我。那天下起了暴雨,閃電劃過窗戶,把玻璃一道一道地割開。震耳的雷聲在天邊炸裂,黃豆大的雨珠敲打著玻璃窗。本來計畫看電影的,電閃雷鳴中,只能窩在宿舍。我們抱在了一起,彼此親吻撫摸。

可以說,她是我三十年生命裡,唯一一個有過肢體親密接觸的女性。雖然我暗戀過繁,繁似乎對我也不反感,但我和繁的關係自始至終雲裡霧裡模糊不明。(一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