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830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們失蹤的那一年(三四)

女大夫有些吃驚地看著她,你還不知道啊?你已經懷孕,要當媽媽了。

涂淼安靜地在醫院的走廊裡掛完營養液,沒人陪她,她就自己一個人呆坐著。她是真的累了,心力交瘁。她覺得自己夠努力了,一直以來,她都期望能有個人走進她的生活,讓她不再孤單,卻不想,上帝以這樣的方式送來了一個人。她閉上眼睛,把頭靠在醫院走廊髒髒的牆上,眼淚簌簌而下。

走廊裡正在拖地的老太太看見了涂淼泉湧般的眼淚,又見她一個人使勁咬著嘴唇,不哭出聲來,心裡多少有些不忍了。她是醫院的保潔員,雖然是臨時工,可在醫院待得久了,人世百態見了太多,漸漸生出慈悲的心來。她把拖把放在一邊,走過來在涂淼的旁邊坐下。

姑娘,她叫涂淼,哭一哭,就別哭了。身體虛弱的時候,大哭會傷了元氣。元氣可是不好恢復的。

涂淼沒看她。

人生在世,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不如意卻又解決不了的。如果解決不了,那就只能接受它。

涂淼睜開眼睛,望著眼前的老婦人。她白了頭髮,臉上的皺紋很深,如雕刻進臉龐一般,可她的眼神溫柔篤定,是那種經歷過世事後才有的淡然。

你想喝水嗎?老婦人問她。我可以幫你去買。

涂淼搖搖頭,謝謝你,我只是想坐在這裡休息一會。

老婦人點點頭,她站起身,又回過頭對涂淼說:回家好好睡一覺,日子總還是要過下去的。

老婦人輕手輕腳地拿起拖把,去了水房。(三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