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6537/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告別報國寺…北京尋寶地 下月又少一個

收藏愛好者在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觀看票據藏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收藏愛好者在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觀看票據藏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已經關閉的北京動批曾經人流如織,風光一時。(新華社) 已經關閉的北京動批曾經人流如織,風光一時。(新華社)

為配合城市改造及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繼大紅門批發市場與北京動物園批發市場(動批)分別於2014年與2015年相繼走入歷史後,以販賣舊物為名的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也宣布將於明年元旦關閉,之後將成為「愛國主義教育活動場所」。消息一出,許多市場內商家和老北京人無不感到惋惜。

一紙官方的政令批示,報國寺收藏市場停止續租的消息四傳,這令不少北京市民感到不捨。過了今年,過去那種熙熙攘攘在市場裡撿貨、議價與尋寶的場景,只能在記憶裡重溫。

●「周四報國寺,周末潘家園」

報國寺位於北京南城、建於遼代,早在明末清初就已是京城有名的書市,在北京文玩市場影響力不可小覷。

北京晚報報導,報國寺歷經遼、金、元、明、清五代,同時身處會館、寺廟、名人故居匯聚的京城宣南寶地,演繹了許多「城南舊事」,留下太多人文遺跡。值得一提的是,明末清初,報國寺就形成了京城最著名的書市,文人墨客定期會聚於此,除了故紙風流,更有文化商業的萌芽印記。

報國寺收藏市場迄今有22年歷史,作為上世紀末形成的收藏品市場,報國寺不僅以古玩玉器聞名,更是全國錢幣收藏最大的集散中心,甚至是市場行情的晴雨表。從徽章館、票證館到中國民間收藏館等等,報國寺在北京文玩市場的威名,可以從一句「周四報國寺,周末潘家園」中品出端倪。

2015年以前,此地露天地攤滿布,由於擺攤的商家每日不同,因此藏家絡繹不絕,報國寺一度被上千地攤填滿,古樹上都掛著商品,消防通道都被堵塞;但2015年後啟動升級改造,地攤不給擺,市場與駐進的商家簽5年合約,商家租起殿內一格格的房間賣物,報國寺回歸清淨,但生意也不再火爆。先前那種在雜亂的攤商中尋寶的氛圍也變淡了,人流因此逐漸流失,從而走向沒落。

●「在這擺攤,是一種有文化的象徵」

報國寺收藏市場按藏品劃分,有紙品館、書報刊館、民間收藏館、郵品館、錢幣館、連環畫館、文玩館、玉石與陶器等。其中一大特點是,市場內有許多販賣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徽章、塑像與毛語錄的商家。店家說,這些毛澤東的徽章多是在文革時期大量鑄造的。

「我在這裡開店已經有15年了,從地攤到室內,報國寺收藏市場最好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新京報報導,經營珠寶玉器的張蘭溪是江蘇人,2004年和丈夫到北京經商,當時他們在報國寺收藏市場裡只有一個地攤,賣著真真假假的蜜蠟、琥珀、水晶。她印象最深的是,在這裡擺攤的大部分是老北京,對報國寺的歷史都能說上幾句,「大家對這個地方感情很深,甚至覺得自己在古寺裡擺攤,是一種有文化的象徵。」

1997年,報國寺舉辦了第一屆全國錢幣博覽會,那時候報國寺古玩市場正式開業。張蘭溪說,她2004年入駐時,報國寺裡裡外外都是攤位,「跟整改前的潘家園一樣,地上、樹上擺的都是東西。顧客人挨著人,天天都跟逛廟會似的。」她表示,骨董、手串核桃、瓷片、郵票、小人書等等都擺在地上,「別看東西放在地上賣,很多都要萬八千才能拿下。」

●「黃金時期 我一年掙了50多萬元」

張蘭溪說,2011年到2014年初是生意最好的時候。「2011年我掙了50多萬元,今年馬上結束了,我只掙了不到10萬元。」張蘭溪說,2014年報國寺整治後,顧客少了很多,人氣聚不起來了,壓貨也造成資金無法回籠的壓力。

如今,市場即將關閉,店家也陸續收攤,但並未出現跳樓大拍賣情形,主要原因是收藏市場賣的是舊物,儘管有些零星物品已經開始降價求售,大部分仍維持原價。一名顧客看著櫃裡的毛徽章問價多少,店家回:「250元」(人民幣,下同),顧客就悻悻然掉頭離去。店家稱,「現在來的許多客人,湊熱鬧的多」。

販賣連環漫畫的劉姓商家表示,他在市場開店已20多年,對於收藏市場要關閉感到難過與不捨,「一些錢幣收藏的商家要搬到華夏古玩城,紙品收藏的去潘家園的多」,但更多的是要「回家」。

所謂「回家」,也就是關掉店面,退休回去老家。問及這些未賣掉的藏品如何處理?劉姓商家說,「留給小孩吧!」另一名專賣毛物的店家也說要「回家」,物品能賣出就賣出,無法賣的就擱著,言談中透露些許無奈。

●轉戰電商「我是不會再租實體店了」

不過報國寺收藏市場也有店家因此轉戰電商,尋找新出路。新京報報導,張蘭溪說,市場的好時候已經過去,她必須尋找新出路。如今她的客戶大多已經加了微信,老顧客直接在微信下單,她快遞送過去,「現在網路上好掙錢啊,我是不會再租實體店了。」

經營核桃玉器的店主朱先生也說,絕大部分商戶都在網上有微店,所以不著急搬家。對於把報國寺恢復成文物保護單位對外開放,他表示支持。「像是這種老寺院也應該受到保護,要是一直這麼做商舖,的確會有安全和火災隱患。我想大部分商戶都能理解。」

北京晚報報導,報國寺新生,不意味著報國寺收藏市場就會消失,因為報國寺收藏市場經歲月積澱,已成文化品牌。有位老收藏家就說:「雖然報國寺收藏市場沒有了,大家都很遺憾,但報國寺已經成為北京人心中的文化符號,轉型以後並不見得這個收藏交流的平台就沒有了,也許未來它仍然能發揮巨大的文化教育作用。」

動批與大紅門批發市場曾是中國北方最大的服裝、紡織品批發集散地,因接近北京大學學區,曾經人流不絕。2014年官方將京津冀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這兩個批發市場就先後被迫關閉。

●北京更光鮮亮眼了 但「老味道」也一去不回了

當時動批與大紅門即將關門消息一出,各家商舖紛紛打出「甩賣」(大拍賣),吸引許多北京人前來搶便宜。甩賣的價格甚至低至10元人民幣。據中國媒體報導,過去不少北京人周末都會來這裡逛街買衣服,在這兩處市場關閉後,許多人就不知道還能上哪選購物美價廉的衣服。

而更早之前的秀水市場,充斥著各種仿冒服飾、手表、箱包以及各種工藝品、紀念品,曾是眾多外國觀光客來到北京必訪景點之一。但為配合北京奧運,在官方強力主導下,也早已被迫拆遷並改建為秀水街大廈。儘管大樓更能遮風避雨,但已經不復當年那種摩肩擦踵的氛圍。

隨著這些老市集一個一個消失,北京市容確實變得更為光鮮亮眼,但許多人曾經熟悉的那種老北京風情,卻也因此一去不回了。

票據收藏者在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整理藏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票據收藏者在北京報國寺收藏市場整理藏品。(新華社資料照片)
已經消失的北京秀水市場,當年以販賣各種仿冒品而聞名。(本報資料照片) 已經消失的北京秀水市場,當年以販賣各種仿冒品而聞名。(本報資料照片)
位於北京南城的報國寺收藏市場曾是京城古玩交流最大平台。(記者呂佳蓉/攝影) 位於北京南城的報國寺收藏市場曾是京城古玩交流最大平台。(記者呂佳蓉/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