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6529/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巫一毛金山演講:父親巫寧坤文革受難記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有評論形容,巫氏父女的兩本書是「兩代人搶救歷史,大巫小巫落玉盤」。(記者黃少華/攝影) 有評論形容,巫氏父女的兩本書是「兩代人搶救歷史,大巫小巫落玉盤」。(記者黃少華/攝影)
巫一毛(左)的演講會現場座無虛席。她感慨父親巫寧坤1951年選擇離開芝加哥大學回國,成為人生轉折點。(記者黃少華/攝影) 巫一毛(左)的演講會現場座無虛席。她感慨父親巫寧坤1951年選擇離開芝加哥大學回國,成為人生轉折點。(記者黃少華/攝影)

著名翻譯家、教育家和英美文學研究專家巫寧坤今年8月在美東維吉尼亞州去世,享年99歲。12月7日,巫寧坤的女兒巫一毛攜其英文版新書「暴風雨中一羽毛:動亂中失去的童年」,應邀來到舊金山總圖書館與讀者見面,緬懷父親巫寧坤的同時,分享她們一家人在中國大陸尤其是「十年文革」期間的苦難遭遇,點點滴滴,令人動容。

舊金山總圖書館館員盧慧芬感謝世界日報今年8月16日的一篇「金山人語」專欄文章:「先生一滴淚,歷史一座碑」,正是因為這篇文章,促成了她向巫一毛發出邀請,才有了這次難得的演講。盧慧芬表示,從巫寧坤和巫一毛的書中可以看出,父女倆都具有忠厚善良、永不放棄、堅韌樂觀的精神。

在這場兩個小時的演講中,巫一毛結合諸多歷史照片,以中英雙語講解,回憶了巫寧坤生前的許多難忘片段。

曾擔任矽谷多家電腦公司高級主管、現居維吉尼亞州的巫一毛介紹,父親巫寧坤回國時,當時的同學李政道在舊金山送巫寧坤上船,並詢問回國的原因,巫寧坤說,是為了「建設新中國」。

巫寧坤並問李政道為何不回去,李政道則稱:不願意回去被人「洗腦」。李政道當時送給巫寧坤一個親筆寫著「北京燕大巫寧坤」的箱子。這一個箱子,是父親巫寧坤留給巫一毛的印象最深刻的遺物。

祖籍江蘇揚州的巫寧坤,於1951年在芝加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時,受燕京大學邀請回國教書。但回國之後,巫寧坤不僅沒有機會報效國家,反而一路挨批挨整,受盡苦難。反右時,巫寧坤被打成「極右分子」,下放勞改,「文革十年」更是在劫難逃,受迫害長達22年。直到文革結束後,他被安排工作。1990年退休來美後,巫寧坤以「我歸來、我受難、我倖存」,來描述文革受難過程,於1993年寫成自傳「一滴淚—從肅反到文革的回憶」英文版,之後又於2002年寫成中文版,此書已被譯成五種語言出版。

歷史學家余英時曾說,巫寧坤的「一滴淚」是以春秋筆法,為後人留下那段慘痛歷史的紀錄。巫一毛在演講時表示,父親從來沒有正面講過,對當年選擇回國是否「後悔」,只是對女兒說:「如果我不回來,就不會碰到妳媽媽(巫寧坤的學生),就不會有妳。」巫寧坤先生的堅毅個性和襟懷,由此可見一斑。

身為巫寧坤的女兒,巫一毛年幼時深受「文革」迫害與侮辱。巫一毛剛出生時,巫寧坤被關押在北京半步橋監獄,想到杜甫讚美諸葛亮的詩句「萬古雲霄一羽毛」,遂為女兒取名「一毛」,希望生於憂患的女兒有朝一日翱翔雲霄。巫一毛將自己心酸的成長經歷和頑強存活下來的真實故事,用英文寫成「暴風雨中一羽毛:動亂中失去的童年」發表。父女二人,用自身的經歷,用淚和筆,寫下家族的歷史,也為中國當代大歷史留下見證。

7日的演講會,近百民眾參加,總圖書館演講廳座無虛席。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