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652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又上理財 | 誰需要理財教育?(上)

許多人總以為,沒錢的才需要理財教育,但欠缺了理財正確觀念和方法,連有錢的人都會變成沒錢。正確或錯誤的理財,可以給家庭帶來災難或是幸福,這兩者一線之隔,不可不慎。今天這故事的主人翁曾貴為總統,但是卻面臨破產。也可以說是一代名將的最後一場戰役,全肇因於不慎理財投資。接下來我要提到的幾位人物,有情有義但也令人不勝唏噓!

也喜歡電影,歷史,或美食吧?湯姆漢克斯《電子情書》(You've Got Mail)這電影場景在曼哈頓的西北區,靠近哈德遜河(Hudson River)。這河有名,同是湯姆漢克斯主演的《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Sully: Miracle on the Hudson),一架飛機就是迫降在這條河上,155個人全部生還。歷史學家黃仁宇有一本書《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指的是同一條河,只是名稱翻譯不同。

•將軍陵園 毗鄰孩童之墓

夏天到波士頓別走高速公路,沿著哈德遜河的公路,經西點軍校,看山,看河,看在山巒起伏間的景致,秋天就更美了,拉回《電子情書》電影場景拍攝地點的Cafe Lalo在曼哈頓西區83街,離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位西區的79街不過幾個街口之遠。

南從林肯藝術中心62-65街,北到哥倫比亞大學116街之間,東由中央公園,西從哈德遜河這個方塊區,夠你磨蹭一天。由哥大再往北走幾個街口,在120到122街之間,河邊教堂宏偉莊嚴的外觀很難不引人注目,占地寬達兩個街口,可想像那個面積。從對岸新澤西州日本超市大面窗玻璃的一角,每次用餐我都能感受到曼哈頓幾座高聳的教堂建築。河邊教堂是由小洛克菲勒出錢修建,可以算是當時他家的教堂。

往面河的河邊公園(Riverside Park)方向走,在西122 Street和Riverside Dr的交界處,有座美麗的國家紀念碑,鳥瞰哈德遜河,安葬的是結束美國內戰的北軍統帥「格蘭特」(Ulysses S. Grant)將軍。

談及格蘭特將軍,分享關於他的有趣故事,也能彰顯一個國家文化的歷史意義。1797年在這座國家紀念碑墓園的小角落裡,安葬了一位名克萊兒‧波洛克(Clare Pollock)的小男孩。當年,五歲小孩不慎掉落懸崖身亡,做為墓園主人的父親將兒子安葬在面河的小角落。墓園主人要求接手的買家,必須保留孩子墓地視為買賣條件。這些年來不知道經過了幾手,男孩墓地依著一個又一個的買賣契約,被完整保存下來。1897年,這塊地被選為格蘭特將軍的陵園,美國政府成了墓園的新主人。一位歷史的締造者之墓和一位孩童之墓毗鄰而居,許多人驚嘆著契約精神的遵守和延續!

•李鴻章植樹 紀念格蘭特

墓園中還有李鴻章種植的三株銀杏樹,一塊載有中英兩種文字的銅牌。原來,格蘭特總統曾在1879年到訪中國,在天津受到李鴻章的款待。當時日本正欺負中國,格蘭特為中國說話,居中調停中日衝突。1896年,李鴻章途經美國時,專程拜謁格蘭特之墓並植樹紀念。

這麼一位終結美國南北內戰的一代名將,和總統之尊的人物何以晚年面臨破產的窘境呢?錯誤的理財和投資所致。格蘭特贏得了幾次重要戰役後,被林肯任命為北方聯軍總指揮官,並在1865年接受了南方總指揮將軍羅伯特‧李(Robert Lee)的投降,宣告美國內戰的結束。

剛到美國留學時,一看到李將軍的姓氏,我還以為南方的李將軍有中國的血統,在美國最有名的中國將領可能是左宗棠,因為餐廳酸甜味的左宗雞是多數老美的最愛。

•理財決策錯 不亞於貪污

格蘭特第二任期,他的行政官員腐敗不堪,財務官欺騙了總統,企圖壟斷黃金市場。雖然格蘭特總統並沒有從中得利,但政府也被迫出售400萬兩黃金換取金融穩定。可見個人利益置於國家之上,錯誤的國家理財決策其影響重大,完全不亞於貪污。

1884年,他將所有可調度的財產10萬美元,投資在華爾街他的兒子和沃德(Ferdinand Ward)所開的格蘭特沃德經紀公司(Grant & Ward),三年之內賺了4倍,他還說服兩個守寡的姊姊,把她們畢生的積蓄繼續投資到經紀公司。後來才發現,這是一個老鼠會型詐欺案,沃德利用了格蘭特總統和他的兒子。這下總統變成了全國皆知的可憐蟲。馬戲團老闆巴弩願意付格蘭特10萬美元及門票抽成,如果格蘭特願意公開他的「戰利品」,以及這輩子所收到的「禮物」。

格蘭特拒絕了,但也賣出了所有不動產及收集的戰利品,遣散了大部分的僕人來償還當時向紐約中央鐵路公司(New York Central Railroad)總裁亨利‧范德比(William Vanderbilt)的15萬元的借款,然後靠著借錢跟捐款度日。這樣的財務窘況,對身為一代名將和總統尊貴身分的他而言,何其難堪。他開始為《世紀雜誌》(The Century Magazine)撰寫美墨戰爭和南北戰爭的經歷,但是稿費和版稅距離償還債務的差距實在太遠。

然而,著名的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投注了他所有的錢,以及另外借來了20萬元,說服了格蘭特總統與馬克‧吐溫的出版社簽約,出版格蘭特總統的自傳,並且讓格蘭特總統拿70%的淨利,而非20%的版稅。

•死前四天 完成自傳手稿

1884年秋天,格蘭特總統面臨破產窘境和喉癌末期的病魔糾纏。格蘭特總統與時間賽跑,全心投入他的自傳寫作,一個私人募款組織也為這日薄西山的前任總統募得了25萬元的醫療費用。格蘭特總統寫信給他的內科醫生說,他在文字上的耕耘「可以為我的書與棺材添加不少東西,我感覺我的心智與身體每增壓一次,我的棺材就多了一根釘子」。

就算時隔135年後的今天,我目睹這段話,依然可以感受他當時的艱困和悲淒的心情。儘管疲勞和疼痛,而且必須使用人工呼吸管,他還是在死前四天,完成了全書手稿。

(作者闕又上為財務規畫師(CFP)、美國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