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6449/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晨曦會福音戒毒 助他們翻轉人生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學員兩人一間,團體生活。(記者李榮/攝影) 學員兩人一間,團體生活。(記者李榮/攝影)
傳道黃彼德表示,成功完成戒毒班的學員,有九成以上都擺脫毒癮。(記者李榮/攝影) 傳道黃彼德表示,成功完成戒毒班的學員,有九成以上都擺脫毒癮。(記者李榮/攝影)

「這邊不只是戒毒,還有幫他們『改變』。戒毒很容易,改變很難。」晨曦會福音戒毒,在灣區已經十多年,默默幫助吸毒者改掉毒癮,重新迎向陽光與生命。國際晨曦會傳道Daniel Chan近日也特別到灣區擔任輔導員,幫學員改掉毒癮,真正翻轉人生。

出生在香港的Daniel Chan,爸爸是牧師、媽媽是傳道,自小在教會長大。但他一開始沒進入信仰,還加入黑社會,「那個年代香港黑社會很多嘛,我又叛逆,帶了很多幻想和英雄感,欣賞大哥的生活,因為在黑社會不用做事就有錢花,吃喝嫖賭都來。」他跟著大哥販毒、開色情中心、放高利貸,從學抽菸開始,之後染上毒癮。

•曾經輕生 母愛助他回頭

「年少的我很無知,需要被人肯定。人家說,不吸毒不像大佬!別人敢用毒,我當然也敢用。」Daniel Chan回憶,當時大麻、冰毒、海洛因都曾嘗試,吸毒吸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還未成年的他平時就幫大哥在路邊發放招攬色情的卡片討生活,「我都說我自己是marketing manager(行銷經理),自己欺騙自己」

後來他進了監牢,還在家裡割腕自殺,所幸被救了回來。感受到母親的愛,也在戒毒的過程中,體會到主的大愛,從而走進信仰,決心信主;一路幫助人戒毒,找回生命光彩。

Daniel Chan說,坐牢時,潛規則是新人被舊人欺負,權威才得以展現,而他也早習慣這些街頭文化。但福音戒毒不同,新人來了,舊人是真心幫忙,「我毒癮來的時候,前輩毒友幫我按摩、幫我禱告,協助我戒掉;他們也希望我們戒了之後,能夠幫助別人戒毒。」

他表示,戒毒其實不難,但真正改變吸毒的習慣很難。如果戒了之後,朋友圈沒改變,一經誘惑,又會再度吸毒,「吸毒上癮的人,每一個都會想戒毒,但找不到方法。所以他們戒一次,就失望一次。」

另一方面,人本來來就有脆弱的一面,還有很多事情處理不了時,會想要借助外力,「我們也很自卑、也很自大,很多人會禁不住誘惑。很多情緒我們處理不了,那就是一些人開始碰毒的時候。

談到年輕人禁不住誘惑而吸毒,Daniel Chan感嘆地說,包括加州在內的一些地方,吸食大麻成為合法;但是就幫人戒毒的觀點而言,這樣的政策令人搖頭,「我怎麼教人不要吸大麻呢?」

•切勿嘗試 大麻也會上癮

他說,很多毒都是從大麻開始,而且雖然很多人認為大麻不會上癮,可是就簡單舉例還是會有人吸大麻開車導致意外,對於社會都不是正面的事情。

Daniel Chan強調,晨曦會的福音戒毒是長期的過程,就像是康復中心,幫助毒癮者走出幽谷,「信仰改變了我的生命。我就立志一生去幫助這些人。這個工作是小人物,去做大事情。」

•用信仰陪伴…黃彼德:開啟團體生活 擺脫毒癮

「孩子吸毒都不敢講,父母不知道該怎麼辦。」美國晨曦會戒毒所負責人、傳道黃彼德介紹,晨曦會福音戒毒在灣區多年,多數學員是華人。學員們進了戒毒班後,開啟團體生活,用信仰陪伴,帶著他們重新找到自我,擺脫毒癮。

晨曦會福音戒毒先前在南聖荷西多年,今年搬到吉爾洛;一次可收六個人,評估後才能進入,每位學員至少得待一整年,早上7時起床、晚上10時30分就寢。在戒毒營的過程中,不放假,完全切斷原來的生活圈,全數團體生活;課程之外,還有假日的信仰與社區服務。多年下來主要學員為華人,但也曾有白人、印度裔參加。

他表示,晨曦會的福音戒毒不收費用,由教會與善心人士支持,是一種神的愛與恩典。吸毒害人太深,很多有毒癮者誤以為有錢、有毒就是朋友,但到了福音戒毒,才真正認識生命的意義,重新開始,「我們這裡畢業的學員,戒毒成功率約90%。」

晨曦會戒毒聯絡:[email protected]。電話:(408) 362-0121; (408) 203-8632。網站:http://0zx.c20.myftpupload.com。

•學員經驗談…達哥進來1年快畢業:不走回頭路

來自海南的達哥(化名),18歲時全家到沙加緬度;愛玩的他,幾年前交到壞朋友,在23歲時染上冰毒。有過了毒品「high」的感覺後,他愈陷愈深,之後各種毒品都曾嘗試。幾度戒斷都前功盡棄,這次他在國際晨曦會的福音戒毒已近一年,即將畢業,他很有信心:「現在的我完全不一樣了。」

20多歲的達哥,身材健壯,看起來也非常開朗,不說看不出來被毒癮控制。不過他拉起袖子露出曾施打毒品的手臂,眼神中多了一分懊悔。

「我要戒。這裡沒有報紙、沒有手機、沒有電腦與網路,就是團體生活。」達哥說,晨曦福音戒毒的環境很好,每天就是上課與團體活動,還有讀聖經,周日去教會,有時也去食物銀行幫忙。

他說,自己是幾年前染上毒癮,「用了冰毒後,就開始上癮,之後就什麼毒品都來了,什麼都想試一試。」

家人幫助我戒,但幾個月就又「複習」,總是失敗。姨媽看他這樣不行,帶他認識晨曦會戒毒,「沒有手機,沒有自由,但是有了希望。」

「還有幾天我就畢業要搬出去了,搬出去就是新的開始,出去之後是真正的挑戰。」達哥說,來了福音戒毒,就是大家一起活動,守戒毒班的規矩,生活快樂也有目標,未來一定要回社會上重新開始。

達哥說,當然他也知道,真正的難關總在「回去之後」,但他有信心與信念,不會再走回頭路。

達哥(化名)後悔過去,也希望未來能夠重新開始。(記者李榮/攝影) 達哥(化名)後悔過去,也希望未來能夠重新開始。(記者李榮/攝影)
戒毒班的居住環境清幽,學員還自己養雞。(記者李榮/攝影) 戒毒班的居住環境清幽,學員還自己養雞。(記者李榮/攝影)
Daniel Chan混過黑社會、曾染上毒,後來在福音戒毒班戒斷毒癮,並致力一生幫助他人。(記者李榮/攝影) Daniel Chan混過黑社會、曾染上毒,後來在福音戒毒班戒斷毒癮,並致力一生幫助他人。(記者李榮/攝影)
室內也有健身器材供學員使用。(記者李榮/攝影) 室內也有健身器材供學員使用。(記者李榮/攝影)
戒毒班所在地還有菜園,學員平時也會種菜。(記者李榮/攝影) 戒毒班所在地還有菜園,學員平時也會種菜。(記者李榮/攝影)
傳道黃彼德很保護戒毒班學員的隱私,也希望他們畢業後能真正擺脫,不再被毒品控制。(記者李榮/攝影) 傳道黃彼德很保護戒毒班學員的隱私,也希望他們畢業後能真正擺脫,不再被毒品控制。(記者李榮/攝影)
學員就在山上的房子團體生活。(記者李榮/攝影) 學員就在山上的房子團體生活。(記者李榮/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