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5590/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財經

克魯曼:這2個原因 使川普堅持當「關稅人」

經濟學家克魯曼認為,川普之所以對加徵關稅執迷不悟,是為了把持權力,以及運用朋黨資本主義。路透
經濟學家克魯曼認為,川普之所以對加徵關稅執迷不悟,是為了把持權力,以及運用朋黨資本主義。路透

大約在去年此時,美國總統川普宣稱自己是「關稅人」(Tariff Man)。如今回頭檢驗這句話,連長久來對川普政策批判有加的經濟學家克魯曼也認為,就這一點而言,川普的確說了實話。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在紐約時報發表最新專欄文章指出, 截至目前為止,金融市場因認定川普將終結貿易戰而大漲,卻又隨希望落空而回跌,這種例子已多不勝數。過去一周來,這種戲碼再度上演:市場押注於美中貿易談和,不料川普宣告明年大選前美中可能敲不定協議,另外還宣布美國將恢復對巴西和阿根廷進口鋼、鋁加徵關稅。

這證實川普的確是「關稅人」。令人納悶的是,這場貿易戰打下來,不論從經濟或政治角度來看,後果都很糟,為什麼川普還一意孤行,堅持要加徵關稅?

在解答此問題之前,克魯曼先評估川普貿易戰究竟產生什麼結果。

克魯曼指出,川普主政下的美國經濟有一點很奇特,就是整體經濟成長紮實,但川普愈是用力想振興的經濟領域,愈是虛弱不振。他大力給企業減稅,希望帶動投資大增,實際情況是企業把省下的稅金收進口袋,企業投資持續下滑。川普挑起貿易戰,意在縮減對外貿易逆差並重振美國製造業,但與中國關稅大戰幾回合,反而造成美國貿易逆差擴大、國內製造業產出更加萎縮。

何以致此?一個解釋是,川普的關稅政策產生太多的不確定性,促使企業延緩投資建廠和增聘人手的計畫。

既然關稅已對美國經濟產生負面影響,民意反彈也讓他在政治上失分,最近一項分析並指出貿易戰是導致2018年共和黨在期中選舉失利的一大因素,那麼川普為什麼仍堅持打關稅戰,為什麼還不喊卡?

乍看下,一種解釋是,川普長久來篤信關稅是解決美國問題的答案。但克魯曼推測還有更深層的兩個原因,可說明川普為何對關稅執迷不悟:把持權力,以及朋黨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

一,比起其他政策領域,美國貿易法賦予總統更大的行動自由,讓川普更能為所欲為。

話說1930年立法的斯姆特-霍利關稅法案(Smoot-Hawley)釀成災難,有此前車之鑑,美國國會後來刻意在貿易政策上扮演的角色自我設限,轉而賦予總統與其他國家磋商貿易協議的權力,讓行政機構有權在特定情況下加徵臨時關稅,彈性因應一些狀況:進口暴增、國家安全遭到威脅、外國政府實施不公平措施等。背後概念是,不分黨派的專家會判斷這些狀況是否存在、何時存在,然後由總統決定是否採取行動。

這套機制多年來運作良好,但碰上川普這樣的總統,就暴露其弱點。克魯曼批評,川普加徵關稅的理由「通常都不證自明的荒謬」 — 例如,誰會想到,進口加拿大的鋼會威脅美國國安?然而,卻沒有顯而易見的方法,可在川普覺得想祭關稅之時阻止他。

二,也沒有顯而易見的方法,能阻止川普政府官員准予個別企業關稅豁免,這些豁免權照理說應該依據經濟標準,但事實上卻可能是對政治支持的回報。關稅政策並不是川普唯一能運用朋黨資本主義之處— 聯邦採購合約看來也愈來愈啟人疑竇— 但關稅尤其適合加以利用。

克魯曼的結論是,川普之所以是「關稅人」,一方面是因為加徵關稅能讓他行使不受抑制的權力,另一方面也能讓他犒賞朋友並懲罰敵人。希望川普會改變作風,恐怕只是幻想。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