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4947/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開啟民主中國大門的第一把鑰匙

港人8日舉行「國際人權日遊行」,一人彎下身拍攝中國銀行門前的塗鴉。(Getty Images) 港人8日舉行「國際人權日遊行」,一人彎下身拍攝中國銀行門前的塗鴉。(Getty Images)

繼川普總統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與「香港保護法」後,國會緊接著制訂「新疆人權法案」。參眾兩院以壓倒式通過香港兩個法案,迫使川普不得不簽署,新疆人權法案今年底前,川普勢必難以否決而簽署生效。加上去年生效的「台灣旅行法」,或不久將來可能有「西藏人權法」,美國一口氣「干涉中國內政」、以四部國內法案加諸中共,美國對中國政策變化之大,是天翻地覆,前所未有。

美中關係走到這一步,中共一再陷入被動,竟讓美國國會予取予求,只能與美國行政系統有限度對話,以致貿易協議談判與人權法案脫軌進行,絲毫無法牽制美國。中共陷入困境,主要原因是自以為是,強推傳統的「天朝模式」思維,不承認一黨專政獨裁體系,難與美國等國際社會接軌,因而掌握不住美國社會底層的美式民主思維,和國會議事運作。不僅對中共,美國對國際事務也不再蕭規曹隨,產生前所未見的變化,反映在三權分立政府運作的變動。

以對中國政策而言,自1970年代尼克森打開中國鐵幕至今,美中關係發展有兩人至關緊要:一是尼克森總統的國務卿、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季辛格),二是小布希總統的財政部長鮑森。季辛吉主要從冷戰後國際權力平衡結構著眼,調整美中俄三角關係,順便拉攏歐陸。鮑森則是冷戰結束後以高盛專業,把中國引入現代國際金融經貿體系的牽手。一位是國際權力縱橫,一位是金融全球化推手,兩人影響力持久不衰。

美中過去關係的政商學結構與供需,大致圍繞在美國對外關係的理想派論述中推進,核心觀點認為,透過經濟開放與中產階級興起,中共會進一步政治開放,放鬆意識形態箝制。結果習近平團隊上台,這些自欺欺人想法全部落空,刺激美國人重新思索美中關係。另外,這兩人只關心國安與賺錢,對中國人民、人權與社會底層矛盾慘況死活不管。從沒聽說季辛吉或鮑森對中國人權與民主自由有批評。從這點看,他倆是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障礙而非助力。

港人反送中抗爭已持續半年。(Getty Images) 港人反送中抗爭已持續半年。(Getty Images)

真正為中國人爭民主自由的好朋友,是像眾院議長波洛西或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魯比歐等參議員和史密斯眾議員等,這些人長期堅持關懷中國人權與民主自由。對照中共仍在縱橫家與全球化派的人身上下功夫,說明他們對川普的核心價值誤解,以為靠這些人可接觸白宮傳話;二則顯示,中共不相信並詆毀普世價值,很難與美國民選議員對話。因此,除非美國社會放棄普世價值,或承認中共政權可摧殘人權,打壓自由民主,否則任何人都無法抵抗代表人民的國會決議與法案。

例如,香港法案1992年在國會的最早推手,是肯塔基州參議員麥康諾。他2020年面臨連任的挑戰,有選民壓力。他最近請國務卿龐培歐到肯州路易斯維爾大學麥康諾中心演講。兩人與台下的學生、教授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如果這部新法對中共香港政策的批評與制裁,中共官員不慍不火,就得不到肯州百姓支持,對麥康諾連任不利。


影片來源:YouTube QuickTake by Bloomberg

但麥康諾(立法)請來龐培歐(行政)闡述此法,獲得肯州強大民意支持。其他各州參眾議員也如此,這是六四以來,美國民意對中共執政的最大否定。但北京反應是:「中方正告美方,任何企圖破壞香港繁榮穩定、阻礙中國發展的圖謀都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種說法邏輯不通,美國人根本聽不懂。所以川普三年來能產生三部涉及「中國內政」的新法,顯示習團隊以一黨專制心態,不但無從理解美國民意,也無法阻擋美國國會迅速反映民意立法,只能讓無法理解普世價值的中國人全國上下叫罵。

麥康諾強調,「中共最怕的是言論自由與民主選舉的觀念,在中國大地擴散」。將來我們回顧歷史,香港人民自主爭普選、爭民主而遭威脅,迫使美國制定香港人權民主法案,可能成為推翻中共一黨專制、重新開啟民主中國大門的第一把鑰匙。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