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494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假如美國軍艦真的停靠台灣

2017年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准許美國海軍軍艦和軍官訪問台灣後,中國駐美大使館公使李克新曾強硬警告,「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這一表態儘管當時在中國大陸博得不少喝采,但現在他或許會為說過了頭而感到後悔,因為中國日前決定暫停審批美國軍艦機赴香港休整,以報復川普總統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律,美艦有可能轉而停靠台灣。李克新的說法是否吹牛,很快就面臨檢驗。

拒絕美艦停靠香港,是每當美中關係緊張,北京表達惱怒情緒時最愛打的一張老牌。香港靠近南中國海地區,是美國艦隻補給地之一。但由於美艦停靠香港存在不確定性,美國海軍已降低香港補給在後勤方面的重要性。

今年6月香港爆發大規模抗議示威前,基地設在日本的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兩棲登陸艦,還曾在香港停靠。然而據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披露,過去六個月中,北京曾六次拒絕美國海軍艦船訪問香港的申請,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香港爆發抗議示威,北京認為美國在背後推波助瀾;8月中國還拒絕美軍「麥坎貝爾號」驅逐艦(McCampbell)訪問青島的申請。

中國拒絕美國軍艦停靠香港,固然給美軍帶來不便,但它也是雙面刃,讓美軍不得不慎重考慮停靠台灣的可能性。儘管美國軍艦今年以來已先後九次通過台灣海峽,但尚未公開停靠台灣的港口,因為這樣安排具有高度敏感性,會衝擊美中台關係。

不過現在時移勢易,包括美國國際評估及戰略中心亞洲軍事事務資深研究員費學禮(Richard Fisher)等軍事專家都認為,北京拒絕美艦訪港,可能會進一步提高美國向台灣派遣軍艦訪問的意願。「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起人之一、佛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5日即對前往國會作證的國防部官員表示,美艦如果有需要,不妨訪問台灣。

對此,負責國防部政策事務的副部長魯德(John Rood)未置可否。他說:「我們總會對停靠地點作評估。我想說,通常是印太司令部領導層決定哪裡是水兵修整、港口訪問等事宜的合適停靠點。」聯合參謀部戰略規劃與政策主任、空軍中將艾文(David W. Allvin)則回應,「(軍艦停靠台灣)可傳遞出某種外交訊息,但是我認為,在戰區範圍利用這些港口訪問,還有現實方面的關注。」

在費學禮看來,中國動輒以拒絕美艦停靠香港,以示對美國的薄懲,凸顯了兩點:一是美中兩軍關係脆弱;二是美國和台灣軍事交流可能因此提升。他說,華盛頓存在強烈支持美國軍艦開始訪問台灣的呼聲,如今美國需要尋找香港之外更可靠的補給港口,台灣就更容易被考慮。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安全問題研究員拉斯卡(Michael Raska)認為,從軍事角度看,不在香港停靠,對美軍艦隊的運行並無實質差異,因為他們可使用區域內很多海軍基地。菲律賓、越南都可以考慮。

美國軍艦若選擇停靠台灣,就絕不只是補給需求的考量,更主要是象徵意義和政治意涵。這是美軍的一張牌,什麼時候打出,端視美中博弈的裂度多大。

然而美艦若果真停靠高雄港,是否真的就意味著美中攤牌,甚至會像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威脅的那樣,就是「解放軍武力解放台灣之時」,倒也未必。向來被視為反映中國軍方鷹派立場的官媒「環球時報」,6日針對美國參議員史科特呼籲美艦停靠台灣發表短評,儘管仍充滿威脅口氣,但立場似從李克新的表態縮了回去。

「環時」羅列的解放軍的最低反應是,戰機飛越「海峽中線」常態化,軍艦越過「中線」,靠近台灣島;中度反應是戰機飛越台灣島,甚至從台北的總統府上方低空掠過;最激烈反應是,軍艦直接駛入台灣港口,或停靠在台灣的海岸線上,乃至派海軍陸戰隊「和平登陸」台灣海岸線。這些反應基本上只是作出強硬姿態,真正「武統台灣」、美中攤牌的時機,看來還未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