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305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污點

放學後,我留下來替學生們補習,此時,教室門口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他猶豫了半晌,終於踏進教室:「老師,還記得我嗎?」我打量他一眼,記憶像錄像帶倒帶般地在我腦海裡浮現……。

那是一個難忘的下午。上第五節課時,一個學生突然大聲喊了起來:「誰偷了我的蘋果手表?」那年,蘋果公司剛推出昂貴的多功能蘋果手表,班裡有一個學生在前一天曾向同學們炫耀,想不到現在卻不翼而飛。

教室頓時鴉雀無聲,各人把眼光投向叫喊者。我走到他身邊,詢問了細節後,要班裡的學生們自動把手表繳出,沒人反應。

失物者不肯罷休,鬧著要封鎖教室搜查,我只得打電話給學生顧問,請她前來協助。

學生顧問來了,她要學生們逐排站到教室牆邊,打開他們的背包。這時候,我留意到坐在前排的學生M臉色青白,汗珠不斷從額頭冒出。我對M印象深刻,是因為M開學六星期後才來報到。當M走到牆邊時,我順手翻開M桌上的書,一個蘋果手表就壓在下面。我無比震撼,不相信這個善良的學生會幹這樣的勾當,但贓物就擺在眼前,我無話可說。

接下來是一些例行的手續。M和失主被帶到學務副校長辦公室,她盤問了M、失主,又詢問了學生顧問和我事故發生的過程,之後做了紀錄,決定將贓物扣留,雙方家長和學生必須出席翌日的紀律會議。

我對M偷竊的事百思不解。美國的教育法不准教師詢問學生的私人問題,所以我當時只能從學生顧問了解到M的情況。原來M和母親、弟弟一起住。弟弟似乎患了某些病症,進入醫院,母親要工作,他只得留下照顧,所以才遲來入學。

第二天,M的母親來了,她不諳英語,臉色憔悴、焦慮地坐在那裡,學務副校長要求我代為翻譯。我把事件原委陳述給M的母親,並將校規稍微解釋。M的母親突然流下眼淚,說:「這都是我的錯,M的弟弟要手表,我沒能力買給他。」聽了我的翻譯後,失主的父親冷漠地嗆:「買不起就偷嗎?」M的母親已泣不成聲:「可是他弟弟不能再等了,他只剩下一個月的壽命。」

我們被突如其來的話震住。在我向他們母子追問後,才知道M的弟弟患了不治的癌症,M為滿足弟弟的願望,鋌而走險,做了一件錯誤的傻事。我回過頭向會議轉述M的母親的話,與會者面面相覷,頓時靜了下來。我沉思半晌,說:「本來,偷竊者在校規裡是勒令停學或開除,但我個人認為,M的情況有點特殊,而且,平時M在我班裡是品學兼優的學生。不知我們是否可網開一面,給予M一個悔改的機會?」

學務副校長望向失主的父親,他搖了搖頭,說:「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算了吧。」學校決定依失主父親的提議,沒有把M犯過的事留下記錄。

M已大學畢業,剛找到工作。臨走時,M突然對我說:「我今天特地來感謝你當年的幫忙。要是我的學校紀錄有污點,那案底會影響我找工作的機會。」M告訴我,當年他弟弟見到蘋果手表的廣告,很渴望擁有一個,他年輕不懂事,便冒冒失失做了一件自己終生後悔、愚蠢的事。現在弟弟已經不在,但他和母親仍念念不忘我當年力排眾議,拯救一個無知青年前程的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