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237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中俄天然氣管開通 熱絡關係暗藏隱憂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亭,12月2日分別在北京和索契,出席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通氣儀式。這條名為「西伯利亞力量」的輸氣管道投入使用,象徵中俄關係緊密,共同聯手對抗西方;但長期來看,中俄關係隱憂不少。

普亭在儀式上表示,俄中兩國隆重慶祝建交70周年之際,俄中東線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將使兩國戰略合作達到新高度。習近平也說,中俄關係的發展如今是,未來也仍將是兩國外交政策的優先要務。兩國領導人雖這麼說,但不要誤認雙邊關係可以永遠不變。

東線氣管的開通鞏固中國作為俄羅斯最大出口市場的地位,並使俄羅斯在歐洲以外,獲得一個潛在的巨大新市場,預估到2025年,通過此管道的天然氣流量,將增至每年380億立方米,使中國成為俄羅斯第二大天然氣客戶,僅次於德國。這也反映莫斯科試圖轉向東方,以緩解西方對俄實施經濟制裁帶來的困境。

中俄關係近年穩定進展,但真正突破要從2014年初開始。由於俄軍入侵烏克蘭東部、兼併克里米亞,俄羅斯政治上遭到空前孤立,經濟上遭到西方全面制裁,俄方更迫切希望和中方達成協議。因此,無論天然氣管興建,或俄式先進武器轉移技術給中國,都取得了重大進展。

近日北約成立70周年高峰會,會中照例提及俄羅斯對歐洲與全球的威脅。習近平在會見來訪的俄國國家安全會議秘書時表示,今年以來,美國等西方國家加大干涉中俄內部事務,威脅兩國主權安全,「普亭表示,這種做法大錯特錯,損人不利己,中方對此完全贊同」。中俄當前的國際處境,頗有惺惺相惜、抱團取暖的意味。

這是中俄關係發展的最高峰,但兩國未來關係未必會長久鞏固,仍然存在隱憂,而且可能來得比想像中要快。明年6月,美國將主辦G7高峰會,川普總統力主邀請普亭參加,如果計畫如願實現,屆時普亭會是川普當政以來首次訪問美國,這不僅是美俄關係破冰,也將是俄羅斯與西方關係全面和解的開始。

川普並不是獨排眾議,而是西方的經濟制裁,雖然傷害俄羅斯經濟,但同時也損及歐美自己,制裁已經搞不下去了,必須要與俄羅斯和解,重整彼此關係。法國總統馬克宏之前已明確表達,與俄國修復關係的想法,法、德居間調停的俄國與烏克蘭的談判,也會在本月開始。

莫斯科不僅在遠東地區開通天然氣管,也即將啟動另外兩條能源管線:一個是通往德國的波羅的海海底天然氣管道;另一個是通往土耳其和南歐的管道,烏克蘭逐漸失去俄國輸送西歐天然氣管線必經之地的戰略價值,歐洲從此可以擺脫烏克蘭的戰略負擔。

對中俄關係,因此也將受到雙重衝擊:其一,歐美重新把俄羅斯拉回以西方為主的外交體系中,畢竟東方外交僅是這幾年俄羅斯在西方碰壁的情況下,不得已而為之,俄羅斯的經濟貿易、文化關係,都是屬於歐洲的一部分。

其二,美俄中的三角關係勢必重新調整。如果中國已經被美國認定是長期競爭者,甚至是敵人,俄羅斯就成為次要敵人,是華盛頓可以暫時聯手的對象。過去在冷戰時期,美國「聯中制俄」,現在轉回來「聯俄制中」。

俄羅斯未必會被美國利用,立即與中國反目成仇,但在新三角關係中,左右逢源,是莫斯科最有利的戰略機會,任何領導人都不會放棄,也不應該放棄。

長遠來看,目前中俄關係相當一部分是靠習近平與普亭兩人的私人交情維繫,但2024年普亭卸任後,繼任的領導人會怎麼評估雙邊關係,美國在新領導人身上必定將投下鉅大政治資本,攏絡不遺餘力,會是中俄關係的新變數。

此外,中俄之間不是沒有潛在問題。俄羅斯遠東地區有中國經濟勢力入侵,是老問題;未來中亞各國的爭奪,會成為中俄之間新的緊張來源。俄羅斯已很不情願看到「一帶一路」延伸進自己的中亞後院,而中亞各國領導人都到了交班年齡。烏茲別克卡里莫夫過世後,由俄羅斯先馳得點,支持新總統上台;哈薩克新總統托卡耶夫,雙方都還能接受,未來如果某個中亞國家由中國主導支持,會引起俄羅斯側目忌恨。

從北京的角度看,現在也許已是中俄關係的最高峰,必須居高思危,要提防國際政治的變化,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