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2348/article-link/

首頁 旅遊新聞好好看

走訪國歌誕生地 麥克亨利堡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飄揚在麥克亨利堡的國旗。 飄揚在麥克亨利堡的國旗。
1794年的美國國旗。 1794年的美國國旗。

仲秋時節,我前往位於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麥克亨利堡(Fort McHenry),拜訪美國國歌「星條旗」(The Star-Spangled Banner)誕生地。

麥克亨利堡的入門左邊是博物館,展櫃中道出了「美國第二次獨立戰爭」歷史的片段。

麥克亨利堡以美國第三任戰爭部長(Secretary of War)麥克亨利(James McHenry)命名,於1798年開始興建,在1814年的美英戰爭期間發揮重大作用,抵擋了英國艦隊的進攻,奠定戰爭的勝利。

歷史中的堡壘

館中的放映室從上午9時開始,每半小時播放一段十分鐘的影片,簡述麥克亨利堡和美國國歌及國旗的淵源。

博物館正面。 博物館正面。

博物館東側是一面落地大窗,視野開闊,望出去遠方是無際的蔚藍大海。近旁是一座座堅固的岸炮陣地,高聳的岸砲炮管,遙指海口方向,厚實的外圍磚牆苔痕滿布,透露著此處經歷的滄桑歲月。

博物館外是沿著海岸分布的一座座岸炮掩體,巨炮每三或四門一組,四周堆以厚土,僅留後方道路運送炮彈火藥。炮座旁壘放數十顆,當時使用的各型炮彈,大小如排球、籃球般。

巨炮和炮彈。 巨炮和炮彈。

走上炮陣地外圍的高牆向遠望,入海口海天一色,遙想1814年的英軍艦隊,竟就列陣在此處海面。為了摧毀深溝高壘後的岸炮,英軍特製了只有一公尺高、高仰角,進攻堡壘專用的臼炮(Mortar),幸好此種短炮管的臼砲準確性差,並且堡壘剛完成防禦工事的加固,兩天內發射的1900多枚砲彈,才沒有對堡壘造成重大損壞。

炮陣地中央是五角星型的核心防衛圈,防衛圈城牆約有兩層樓高、5到6公尺寬,上置輕型火炮,居高臨下,便於防衛,可阻絕英軍於城外。

堡壘外圍砲陣地。 堡壘外圍砲陣地。

火光下的國旗

堡壘內圍有四個籃球場大小,沿著城牆構建的幾棟兩層樓高建築,是軍營和囤積炮彈、火藥及補給品的倉庫。堡壘入口處有升旗台,高聳的旗杆上迎風飄揚的,就是當年美國律師史考特‧基(Francis Scott Key)從英軍軍艦上看到的國旗。

館中有導覽員解說美國國歌和國旗的歷史。1814年9月13、14日,英美兩國戰火正酣,英國艦隊在麥克亨利堡外海集結,對堡壘連續炮擊,猛烈轟炸了一整夜。在英軍軍艦上負責交涉的史考特‧基,注視著國土陷入戰火,卻望見一幅巨大的美國國旗持續飄揚。

他靈光乍現,寫下了一首詩「保衛麥克亨利堡」(Defense of Fort McHenry)作為紀念,後來這首詩搭配上旋律,音樂取自英國作曲家史密斯(John Stafford Smith)所寫的「致天堂裡的阿納克李翁」(To Anacreon in Heaven),變成一首名為「星條旗」的愛國歌曲,後來在1931年由美國國會定為國歌。

當年大國旗的複製品。 當年大國旗的複製品。

館內回憶當年

現在此處有一面複製當年懸掛的9.1x12.8公尺大國旗,導覽員會邀請20多位訪客一起拉開,還詳細的教導摺疊國旗的方法。

導覽活動結束後,我沿軍營繞一圈,一棟房舍旁擺放著200多年前的許多古炮管,歷經歲月、鏽跡斑斑。走進正中房舍,有一座當年堡壘指揮官阿米斯提(George Armistead)少校的雕像,他的雙手按在擺放防衛計畫書的辦公桌上,正和幕僚討論戰況。雕像栩栩如生,讓人讚嘆。

堡壘指揮官阿米斯提少校塑像。 堡壘指揮官阿米斯提少校塑像。

「星條旗」的演唱難度高,共跨19個半音,歌曲雄壯悠揚,歌詞慷慨激昂,唱起來蕩氣迴腸,令人肅然起敬。史考特‧基當時撰寫的詩有四段,但如今幾乎都只唱第一段了。

巴爾的摩港遠眺。 巴爾的摩港遠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