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6077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難忘的美國鄰居

來到美國加州,遷入新居。不久,發現不遠處有一個中文報箱,於是隔三差五地去買份報紙回家消遣。我家附近有個老人公寓,路上常見到散步的老人,迎面相遇都互道一聲嗨。

那天,又去那個報箱投幣買報,恰在這時,一位老人也經過報箱,彼此打招呼後,我正要離去,老人卻停下腳步,微側著頭,睜大眼睛直視著我手中報紙,似乎很感興趣。我這才注意打量了這位老人:典型的美國老太太,中等身材,花白頭髮,碧藍眼睛,慈祥面容,看上去有八十多歲。

她忽然開口問道:「那是中國字嗎?」我回答她是的。她繼續問道:「你是中國人?」我答是。她眼睛一亮,微笑著對我說她喜歡中華文化。這是我第一次與公寓老人駐足互動,也樂得在這種接觸中提高我的英語對話水平。於是我和她閒聊起來,她毫不在意我的生硬英語。

此後每次偶遇,我和這位老人都要說幾句話,如果是在假日,有時我還陪她散步。老人說,她的名字是安(Ann),八十一歲,先生彼得已經八十五歲。老家在美國中部,因女兒在加州,兩老才遷來此地。彼得年輕時服役美軍,隨軍駐紮在日本,從而對東方文化有了興趣,安受到影響,也熱愛東方文化。

安已高齡,但心態年輕。一次散步,看到地上跑來松鼠,安微笑著向那松鼠致意一聲嗨;聽到樹上有小鳥鳴叫,安揚起頭模仿鳥叫回敬一聲,樹上的鳥再叫一聲,樹下的安再回敬一聲,竟然可有幾個回合,好像安真的通曉鳥語。直到那小鳥歡叫一聲飛去,安道一聲再見,繼續緩步前行。

安邀請我到她家作客,我欣然前往。彼得的身體保養得不錯,仍有著軍人站如松、坐如鐘的神態。彼得的愛好是在電腦上玩智力遊戲,他想教我玩,可我沒有興趣。安又請我和太太一同去她家作客,那天,我太太和安第一次見面,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好像她們已相識多年。

我有一個儲存在CD裡的喜劇片,用作英語聽力教材,片中的一些對話夾有難懂的美國俚語,我便去請教安,她邊看片邊向我解釋對話,看到可笑的劇情,我們一同開心大笑。在安的家中看片是一個美好經歷。

我和太太邀請安和彼得來我家作客,那晚我太太做了一桌中國家常菜,兩老準時來到。安高興地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到中國人家裡作客,我也對兩老說,這是我們第一次在家中接待美國老人。我們四人一邊品嘗美味佳餚,一邊天南地北閒聊,安說第一次吃到真正的中國菜。那晚又是一個難忘的美好時光。

一次我和太太出外度假,返家後發現大門上貼著一張紙,細看是安寫的信,那字跡是一筆一筆手寫的工整英文印刷體。

大意是她打電話給我,但無人接聽,她的電話留言也無人回覆;她在惦念著我們夫妻。

那天從國外返回家中,給安打去電話,無法接通。我直奔安的住處,只見房門大開著。這時管理員從門內走出,經詢問,才知兩個月前安突發心臟病去世了;彼得處理完後事,決定回老家度晚年,已經離去。傷感落寞的情緒使我久久站在那門前,安的音容浮現在眼前。我心想,如果真有天堂,安在那裡一定還是那樣快樂。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