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936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婚床(五)

走馬燈似地見了一個又一個相親者,有的甚至連面孔都沒有看清楚。更難堪的是,熟悉、不熟悉的叔叔阿姨、大爺大媽見面就問:找著了嗎?然後就是一大串戰略方針外加戰術指導,什麼找對象如同挑西瓜、什麼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聽來聽去,怎麼都跟西瓜有關啊?

後來,潛意識裡,我總是把西瓜與找對象聯繫起來。每次相親見面時,滿腦子都是一個又一個的西瓜。大的、小的、圓的、長的、方的、順溜的、難看的,而且總在心裡琢磨,眼前的這個人,是一只什麼樣的西瓜呢?所以相親時,我總是容易走神。

後來一個介紹人含蓄地對我說:上點心,別總是心不在焉地發愣。不然人家以為你有毛病。

我頂了介紹人一句:他才有病呢!

剛剛大學畢業之際,母親曾經在家裡運籌帷幄地指點著我的相親大業。手臂一揮,氣定神閒地宣告:一定要找個超過那小子的。

母親口裡的「那小子」,是我的初戀,比我大兩歲。我一直叫他「小老盧」,這是我給他起的外號。因為他特別崇拜盧梭,幾乎讀過盧梭的所有作品,開口閉口「老盧說」、「老盧怎麼樣」、「老盧說的都是真理」。對於老盧與伏爾泰、孟德斯鳩等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如數家珍。

有一次我開玩笑說:你也成了老盧了。

他異常嚴肅地制止了我:可千萬別這麼說,這是對老盧的褻瀆。(五)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