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93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巴黎美食之遇

藍天白雲間的巴黎鐵塔。(典樂.圖片提供) 藍天白雲間的巴黎鐵塔。(典樂.圖片提供)
炸蝦。(典樂.圖片提供) 炸蝦。(典樂.圖片提供)

剛離開巴黎就開始懷念巴黎。喜歡巴黎,除了她的歷史名勝多,整座城市有整齊劃一的美感之外,豐富的美食,亦是令人對巴黎留戀不已的原因。她的食物總會讓人味覺快慰,舌尖驚喜。

我跟老公在巴黎跟團五天再加三天自由行,仍然覺得沒有吃夠玩夠。巴黎的景點實在多不勝數,若逛累了,無論在何處,很容易就在附近找家餐廳,享受一頓美食。記得參觀凱旋門那日,為了趕時間,只能趁導遊排隊買票的空隙,在香榭麗舍大道上買個三明治解決午餐。三明治店裡,各種不同的口味一字排開,烤牛肉、燻火腿、焗鮭魚或乳蛋素味,應有盡有。金黃的麵包夾著翠綠的生菜和粉紅的肉片,色美誘人。三明治要好吃,首先麵包要好,一口咬下去外皮酥脆,裡面鬆軟,夾的肉質肥瘦適當,搭配的蔬菜爽脆,用的醬料更需味美而不膩,吃在口裡,舒服在心裡。法國麵包享譽世界,先天上已占優勢,那三明治有多好吃就可想而知了。

數日後我們又到香榭麗舍這條街上用午餐。老公點了牛排,我點了淡菜。在美國對法國菜的印象是分量奇少,每道菜都是一丁點,到了法國才知其實他們的分量著實不小,不論牛排或海鮮都足以讓人吃撐!香榭麗舍大道上美食餐廳林立,裝潢亦豪華,祭足五臟廟後我們常不忍離去,再飽也忍不住點一杯咖啡,叫些小甜點,在餐廳中再消磨一段時間。

我向來愛吃法式土司。法國人將土司裹上蛋汁煎得金黃,澆上蜂蜜、或糖漿、或果醬,視各人喜好取用。早餐桌上一杯咖啡,配上加厚的法式土司,麵包香加蛋香足以讓嗅覺享受,再蘸上自己喜愛的楓糖漿,為一天的行程揭開愉快的序幕。

到巴黎的次日,我們去參觀先賢祠,那裡的地下室,葬有法國所有的名人。我們在迷宮般的地下室找到了啟蒙主義的領袖伏爾泰、盧梭;大文豪雨果、大仲馬;科學家居禮夫人等人的墓座。能在這些至今仍聲名不墜的先賢之墓前瞻仰,觸摸他們的墓碑,好似到天堂面見聖人一般開心。走出了先賢祠,兩排奧斯曼風格的建築,雄偉壯觀。見街上一家可麗餅店裝潢甚是高雅,忍不住進內入座,雖已吃過午飯,就當喝回下午茶吧!我們點了咖啡,兩客不同口味的可麗餅。煎烤香脆的可麗餅無論是包乳酪果醬、新鮮水果或火腿起司皆美味。在台灣時,見到可麗餅店就嘴饞,到了巴黎,正好可以品嘗道地的可麗餅。

在巴黎逛街是不怕餓肚子的。一日在塞納河畔散步,逛累了,我們隨意找了家小吃店,入內,才知是法式鹹派(Quiche)與啤酒專賣店。老公大喜過望,在美國時他就愛吃法式鹹派,更愛喝啤酒。我們各點了不同的口味,互相分食。不知是法國的乳酪品質好,還是心理作用,總覺那派濃郁而不膩,夾在其間的烤蔬菜與醃肉亦皆恰到好處,兩人異口同聲誇讚好吃。一邊享受美食,一邊看窗外遠遠的巴黎鐵塔聳立於藍天白雲間,幸福感油然而生。    

米其林(Michelin)的認證制度開始於1933年,有一到三顆星等級,目前仍是最具權威的餐館評等。米其林家族原以經營輪胎業發跡,他們的輪胎品質向來有口皆碑。原來他們試驗每款新產品時,常需要開著車子縱橫法國幾天幾夜,才能確定產品的耐磨耐用度。長途試車當然要吃飯,因此有機會嘗試各地的飲食,而興起了出版餐飲旅館指引的念頭。米其林源起法國,到了巴黎無論如何都得試一家米其林餐廳。於是,我們一行七人選了家米其林一星級餐廳。餐廳很小,但環境幽雅,座位舒適,我們這群人就占了餐廳四分之一的座位。由於是預定的套餐,入座後服務員便送上麵包,我們點好的酒水、食物便陸續上桌。

開胃菜端上來一盆插著滿天星的花盆,盆中的綠草上放置幾隻炸蝦。看到這樣的擺盤方式,眾人皆忍不住一笑,巴黎廚師未免小題大作。油炸是法國人擅長的烹飪方式之一,漢堡店中的炸薯條(French Fries)即是源出法國。油炸食物在中國並不足奇,但歐美人的原始烹調方式是烤,不是在碳火上直接炙烤,就是在烤箱中烤。等發現到油炸之香後,立刻趨之若鶩。法國人開創歐美油炸食物的風氣之先,也讓歐美的烹調方式開始多元化。

吃完炸蝦,上來一只上面放著炸麵包乾的木甕。侍者教我們揭開木蓋,將麵包乾撒在甕中的冰淇淋上,又是種別出新裁的吃法。一般米其林餐廳在吃過麵包及開胃菜後多會上一道類似冰淇淋之物,用意是滌除口中餘味,讓舌尖重回清新狀態。

主菜有兩種選擇,油封鴨或烤鱈魚,預定時即已選定。油封鴨搭配的前菜是蘿蔔小洋蔥鯖魚,烤鱈魚則搭配茴香印度餃子。我選擇鴨,老公選了魚。兩道主菜皆搭配洋薊及小麵疙瘩,飾以牛奶泡泡及香菜。創意有之,滋味亦甚好。

到了巴黎才知此地的鴨料理非常有名。一隻鴨子去除頭頸腳,剩下的整個鴨身都可用來做油封鴨。製作時先將鴨的肥油及油脂豐富的鴨皮剔下,以做熬炸鴨油之用,另將鴨肉抹上海鹽醃漬一日夜。次日,用鴨油以慢火煎煮鴨肉,加入大蒜、月桂、百里香等香料。供食時可將煎得酥香的鴨皮放回鴨肉上,這就是巴黎名菜油封鴨(Duck Confit)。有些餐館用橘汁去燉鴨,橘香四溢,風味亦絕佳。我們在巴黎吃了好幾頓鴨料理,皆是皮脆肉爛,味美易嚼。尤其是巴黎人調理鴨肉只用鹽,僅加入香料去腥,並以鴨本身之油封之,鴨肉自能保持原汁原味。

甜點有兩道,冰淇淋乳酪蛋白球與綠茶泡芙。蛋白霜的製作在法式點心中是很重要的一門學問,有許多技術問題。蛋白加糖打成霜,時間的控制、混合擊打的速度皆有講究。蛋白霜更是製作戚風蛋糕、天使蛋糕或馬卡龍的基礎。蛋白霜單獨做成球放入烤箱,便烤成了蛋白球。蛋白球的好吃與否是其次,在法式點心中,它主要的作用是裝飾。一盤紅莓冰淇淋,配上如雪的乳酪及蛋白球,撒上石榴粉,純潔喜氣,還未品嘗已對廚師生出了恭敬之心。綠茶泡芙置於一精緻的雕花木盒中,端上桌來,賞心悅目,捨不得揭開食用。

米其林餐館的每道食物皆是挖空心思精心製作,必然繁複費時。平日我吃不慣鯖魚,嫌其腥,但在巴黎吃的鯖魚不但新鮮,澆蘸的青醬更將它化為美食。所謂印度餃子,是以印度咖哩調味,但因咖哩用量適當,再加入茴香等其他香料,竟然吃來頗為適口。

餐館的口碑好,除了食物好吃,菜色還需經常變化。一般米其林餐廳的菜單雖僅有固定的一兩套,但會隨著季節而變換。他們不斷地研發創新,吃過的菜色,很少重回菜單。如果我們他日再來,又能享受到不同的料理。      

法國菜在歐美雖不像義大利菜那樣普遍,卻以精緻見長。到了巴黎,見識到法國菜不是只有蝸牛、鵝肝,他們的小吃、甜點和各色名菜皆五花八門花樣繁多,不愧為西方美食之翹楚。

(寄自加州)

麵包乾冰淇淋。(典樂.圖片提供) 麵包乾冰淇淋。(典樂.圖片提供)
紅莓冰淇淋乳酪蛋白球。(典樂.圖片提供) 紅莓冰淇淋乳酪蛋白球。(典樂.圖片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