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907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徵文》第11號卡位

麥文記麵家的11號卡位。(周武屏提供) 麥文記麵家的11號卡位。(周武屏提供)

前幾個月聽兒子說要到香港去玩,突然間心血來潮,叫他到我曾經度過幾年童年時光的麥文記麵家吃麵,看看品質如何,尤其不要忘記替我在11號卡位拍照留念。麥文記麵家可以說是我們全家從屏山遷入九龍的橋頭堡。

家父少年從軍,曾經參加八年抗日戰爭及內戰,大陸風雲變色,家父將部隊解散,各謀生路。他以前的一位戰友麥民敬逃到香港後,在後巷開雲吞麵檔,生意越做越好,後來購下前面的鋪位,改名為麥文記,闖出了事業,邀請家父去當掌櫃。

為了生計,母親仍帶著弟妹在屏山經營一間小雜貨店,我則隨父親在九龍闖蕩。雖然當時年少無知,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彌足珍貴,不但讓我體驗了基層社會的人生百態,也讓我練就了在各種環境下都能專心看書。現在就讓我來回憶及感受一些片段。

因為要到晚上9點才能跟著父親回到租房的地方,放學後只能自己找地方溫習功課。在麥文記最讓我懷念的便是11號卡位,它在一根柱子後面,在人聲鼎沸的環境中,有點像大隱隱於市,適合唸書。當然要是生意忙碌,我也只能讓位,另覓據點,到附近的公園或在店舖前面的街頭用折椅當書桌;坐在小板凳上其實很方便,累了抬頭看看在大街上走來走去的紅男綠女,也是不錯的娛樂。卻因此練就了我在任何環境都能專心唸書。

其中印象較深刻的是,有一位打麵工友,從來沒有唸過書,父親每天上班前提早一小時來替他補習小學課本,連續多年,從此以後,他脫離了文盲,可以看基本的文章及寫信。這位工友很尊師重道,下午茶時間一定奉上一杯牛奶給我父親,一直到父親離開麥文記為止。後來父親經營好旺角麵家,特別邀請他到新店做打麵師父,非常成功,可以說是互為貴人。多年後家父移民美國,他每年都會寫信、寄賀卡問候。

另有一件頗為傷心的事,某天在樓上與員工們吃晚飯,不知為何與其中一位員工爭吵,父親非常生氣,上樓來不問原因,先「藤條炆豬肉」一頓打,然後命令我離開,我滿懷委屈地回去。回想起來,當時家庭各方面都比較困難,父親心情一定不好,我又替他增添麻煩,情有可原。不過那個星期天早上他很罕見地帶我到百樂門戲院看了一場廉價早場電影,我還記得是甸馬田和謝利路易主演的搞笑片《傻兵正傳》,特別高興,也不必說有什麼理由,父子心照不宣。

不過那段時間與父親同住,很羨慕在屏山的弟妹們,生活上有母親照顧,而我不但要負責洗衣服,有時候還要負責煮飯,算是一種磨練吧。父親雖然在很多生活小節照應不周到,但在家庭上是一位很好的舵手,絕對是瑕不掩瑜。

屈指一算,離開麥文記快一甲子了,看到兒子傳來的照片,裝潢依然亮麗,想不到70年前從後巷麵攤發展的麵家,現在已經擠身於米其林推薦餐廳;也看到了我熟悉的11號卡位,稍嫌狹窄,卻是念書及回憶的福地。當年的青澀少年,也邁入兒孫滿堂的老年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