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881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想起了「愛國肉」

去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戰,中國停止由美國進口豬肉,受此影響,豬肉價格飆升,老百姓叫苦不迭。看到此消息,不由得想起吃「愛國肉」的往事。吃肉居然關係到愛國,現在的年輕人一定以為是開玩笑,這二者風馬牛不相及,但在中國大陸確實有過一段時間,是以多吃豬肉為愛國行為的。

一九六四年時,我在南京大學讀書,某日江蘇省委書記江渭清來校作報告。談到大好形勢時,他說這幾年吃豬肉要憑票限量供應,大家受苦了,接著他宣布:「很快吃肉就不要票,可以隨便買了。」聽到這個好消息,師生們無不歡欣鼓舞。

江渭清的報告,讓我想起聽過的另一個報告。一九六○年,中國大陸陷入空前大饑荒,我家在瀋陽,每人每月三兩豬肉,平均到每天只有三根肉絲,塞牙縫都不夠。一九六一年某日,上級一個女部長來我讀書的中學作報告,她說雖然豬肉供應少了些,但形勢還是大好。她解釋說,在舊社會只有地主資本家才能吃上肉,現在是新社會,大家都能吃,吃的人多了,平均下來每人就只有三兩了。我聽了半信半疑,有的同學卻悄悄地說:「她在騙人。」

那麼怎麼會在短短三年裡,就從每月三兩肉變成取消限量呢?其背景是,由於實行劉少奇的「三自一包」政策,放鬆了對農民的控制。從一九六三年起農業復甦,生豬存欄數量和屠宰數量猛增,各地存放豬肉的冷庫紛紛告急,說如果再不把陳年凍豬肉處理掉,冷庫勢必爆棚。於是政府決定取消限量,把陳年豬肉盡快賣掉,以便存入剛宰殺的新豬肉。

北京一聲令下,各地肉店案板上的豬肉突然增多。經受了幾年饑餓,老百姓忽然可以無限量買肉,不禁欣喜若狂。許多人一下子買了幾斤,上頓接下頓地吃,過足了吃肉的癮。可是,沒過多久,豬肉銷售量就下降了。這又是為什麼呢?首先是由於老百姓的錢包是癟的,多數人的工資只有每月幾十元錢,購買力低下,每斤豬肉要六、七角錢,而每斤蔬菜只要幾分錢,不可能天天買肉吃。其次,是由於買到的豬肉在冷庫存了幾年,甚至過了保質期,這種肉化凍之後質地鬆散,有的甚至變了色,瘦肉發綠,肥肉發黑,於是許多老百姓對吃肉的興趣大減。

為了早日出清冷庫裡的陳年豬肉,政府推出了種種辦法,號召老百姓急國家之所急,誰買得多誰就愛國。「愛國肉」的名稱,就是這麼來的。在中國大陸,當事情上升到愛不愛國的政治高度時,老百姓就明白這豬肉是非買不可的了,因為不買意味著什麼,是顯而易見的。再就是推出優惠政策降價促銷,由工作單位職工賒帳認購,先吃肉、欠下的肉帳從工資裡慢慢扣。政治與經濟雙管齊下,於是豬肉的銷售量急劇升高。

可是一下子買進十幾、二十斤愛國肉,家家戶戶卻面臨一個大難題:當時老百姓家裡根本沒有冰箱,如不及時處理,必定壞掉。這個頭等大事,考驗著人們的智慧,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有的人家把愛國肉全部煮成紅燒肉,上頓下頓都是肉,很快就吃得見肉要吐。有的鄰居買了愛國肉,一部分醃成鹹肉,一部分製成肉包子,餘下的就炒在菜裡。

我家則用獨特的方法來處理二十多斤愛國肉。先把肥肉剔下來,熬成豬油裝瓶,豬油渣就成了美味零食。然後把瘦肉切成一寸見方的肉塊,加上鹽、醬油、糖和茴香等,放進大鍋裡煮熟,再以小火將湯收乾。下一步是把煮熟的肉塊扯成盡可能細的肉絲,這是慢工細活,我放假在家沒事,自然就由我承擔了。最後一步是把細肉絲用微火燻乾,自製的豬肉鬆就大功告成啦。肉鬆不但能長時間保存,還便於攜帶,假期結束,我就帶了一瓶家製肉鬆回到南京大學去。

隨著老百姓大吃愛國肉,庫存的陳年豬肉終於銷售一空。於是愛國肉就成了歷史名詞,如今只有六十多歲以上的中國人還記得這碼子事。這些年來,時而發票限量,時而又放開肚皮吃愛國肉;時而大降價,時而又大漲價。豬肉是中國人食用最多的肉類,豬肉供應與生活息息相關,若能早日保證市場平穩,則百姓幸甚。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