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881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三巧救命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軍侵華,以強大的飛機、大砲誇口三個月至六個月內可以征服全中國。我國實行焦土政策,我軍政人員皆轉入地下抵抗。

一九四○年,我帶一無線電台至靖安縣(江西省)山區邱家街工作,由泰和坐船至樟樹鎮後,步行約一星期,戰時各鄉公所皆有民伕可以徵用,每到一鄕換一位幫我挑器材行李並領路。唐僧取經走過千山萬水,我以一個十八歲少年,日曬雨淋,翻山越嶺,又飢又渴,夜宿祠堂、荒野。一日翻越大山,在山頂涼亭歇腳,當地鄉民告訴我們,他家畜養的小豬,昨夜被老虎叼走一隻,囑咐我們下午四點前下山避免危險。

邱家街是一個山谷,但有三座進士殿,一座由靖安縣專員公署占用,一座由省政府無線電台占用,一座由我的電台與省保安司令部的電台合用。鄉民約有十幾、二十人,都是老弱婦孺。

半年後,我被派去南昌附近山區,以便情報員在南昌探獲日軍的情報,由我電台發至總司令部作參考。不久,我因山區陰寒,飲食不宜,以致發高燒不退。一日正在工作中昏迷倒地,好心隊長立即派兩勤務兵用擔架送我回邱家街。

翌日,拐去友台,請代發電報向我總台請病假。途中巧遇友台台長,他是一位四十多歲長者且是江蘇人,我們江浙同鄕,言語相通,他見我病況,以他的經驗診斷我得傷寒病,同情我的情況,在他的進士殿中覓一偏僻房間給我。一座大進士殿中,只有他們一家電台,總共才四個人,而他住在一日路程外的小鎮,一個月來一次。他還囑咐勤務兵每日早晚煮飯時,送一碗米湯給我,並告訴我傷寒病會傳染,我只能躺在床上,不可亂吃東西。

我很乖地聽從老大哥的話躺在硬木板床上,不敢亂翻身,一日喝二小碗米湯,兩眼望穿家鄕,從窗口看日出日落,淚流滿臉,心想我祖母視我如寶,難道我十八歲就要客死他鄉無人知?友台有二位年輕同行,每隔一、二日就會在門口呼喚某某人是否已死?

如此將近一個月,我瘦得只剩皮包骨,背脊已焦,正巧另一進士殿中友台技術上出問題,知道唯有我可以解救,台長親自前來求救,知我寒熱已退,可以吃粥、醬瓜之類增加體力,就派一勤務兵侍候。所謂出外靠朋友,也因為對雙方都有利,我應允台長的請託,一星期後,勉力將其問題解決,便在那裡休養。

邱家街山谷,一個月有二次集市,有豬肉可買。我為了要補身體,一早拿著拐杖勉力趕赴,途中有人大叫我的名字,抬頭一看竟是我的同班同學兄弟二人,因弟弟滿身生疥瘡,哥哥護送回總台去療養,見我一副皮包骨、風吹就倒的樣子,關心了我的情況後對我說:「如果你不想死在這裡,就立刻跟我們走。」

我是求之不得就跟了他們,回途中一人護送二位病人,雖經千辛萬苦,但最終安全抵達目的地。若不是遇到他們,我必死異鄉。以上「三巧」救了我的命,八十年後寫此文聊表對幫助我的朋友謝意,我從未忘記。

三巧,人、地、時安排得真是奇妙。第一巧,同鄉台長一個月難得有一、二天在,被我遇上了。第二巧,友台適時出現問題而我適時協助完成,否則不可能放我行。第三巧,二位同學適時適地碰面,真是天意無縫。

有生之年盼望能去當地旅遊,體驗一下奇妙的經過,以表千千萬萬的謝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