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812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 | 舍儂索城堡 6個女人的印記

城堡前面的伯爵塔。 城堡前面的伯爵塔。
舍儂索城堡正面。 舍儂索城堡正面。

在法國眾多富麗堂皇的城堡中,舍儂索(Château de Chenonceau)脫穎而出;這座跨越雪爾河 (Cher River)兩岸的城堡不僅精緻旖旎,更因為主要有六位女性逐代經營管理,特具傳奇浪漫的色彩,所以被稱為「女人城堡」。

舍儂索的莊園寬大如小鎮,沿著一條樹蔭夾道的幽雅大道,我們向城堡走去,兩旁連接不斷的是有12片花田的花卉園,有100多種的玫瑰園,樹叢剪裁出來的曲徑園,充滿奇花異卉,保存完整的16世紀農莊,還有養馬養驢場和花圃育苗場等等。還沒看到城堡,舍儂索的氣派就已震撼了我們。

彩色繽紛的花園。 彩色繽紛的花園。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舍儂索,溫柔典雅一如出水的芙蓉。白色的牆壁因歷史久遠而泛出淺灰的色調,三層樓的城堡坐落在雪爾河上。

護城河圍著城堡的大門,當年的索橋已成現在寬闊的橋梁,兩旁的花圃鋪滿初夏的萬紫千紅,提醒我們這是女人城堡,雖不如其他法國城堡的宏偉高大,卻有的是女性獨有的柔情和秀麗。

城堡的右前方有座古老的尖塔,原來早就有位侯爵在河邊建造了文藝復興式的城堡和磨坊,後來不知為何觸犯了上尊,被下令燒毀,只留下這座「侯爵塔」;旁邊的一口井也還刻著侯爵家族的徽章。直到1535年,房產被法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cis I)沒收,舍儂索從此成了皇家財產。

城堡前面的伯爵塔。 城堡前面的伯爵塔。

戴安娜闢時尚花園

弗朗索瓦一世有天興致勃勃地帶著情婦戴安娜(Diane de Poitiers)和他的太子妃凱瑟琳(Catherine de Medici)到此出遊,這兩位絕色美人都喜愛這城堡,沒想到以後會為它反目成仇。

弗朗索瓦一世病死後,26歲的兒子繼承皇位成了亨利二世,馬上把這城堡送給已成了他情婦的戴安娜。他的皇后凱瑟琳恨得抓狂,發誓要報復。

戴安娜聰明能幹,不管是作為皇帝父子的情婦或是舍儂索的女主人,樣樣都得心應手,把這城堡經營得有條不紊,開闢了當時最時尚的花園;又在雪爾河上架起長橋,使舍儂索成為當時世上唯一帶橋梁的城堡。

戴安娜頗有經濟頭腦,在此開發出收入豐厚的葡萄酒園。於是舍儂索城堡夜夜笙歌,王公貴族在此恣意花天酒地。

我們走進城堡,迎面就看到衛兵大廳,現在廳堂的一側是16世紀留下來的巨大壁爐,兩側的牆壁掛著也是那個時代編織的掛毯,褪色的圖畫如故事書般敘述城堡裡的日常生活,比如婚宴、打獵和貴賓來訪。衛兵廳的隔壁是個簡單明亮的白色小教堂,拱形窗戶上有近年來添加的彩繪玻璃。

再走過去就是戴安娜的臥房,室內空寂,只有四柱的藍色床褥和亨利二世的一對椅子。亨利二世似乎有戀母情結,雖然和同齡的凱瑟琳皇后生了10個孩子,迷戀終生的還是比他年長20嵗的戴安娜。只是令人詫異,為何凱瑟琳身穿黑服神情嚴肅的畫像,會出現在情敵戴安娜的臥房?

我們要到樓上弗朗索瓦一世的起居室,才看到一幅戴安娜打扮成狩獵女神的油畫;與希臘神話裡狩獵女神同名的戴安娜面容姣好,氣質高貴。

裝作狩獵女神的戴安娜。 裝作狩獵女神的戴安娜。

凱瑟琳的義大利風

戴安娜臥房的隔壁就是凱瑟琳皇后的書房。這下時間的輪盤就轉到1559年了:當年40歲的亨利二世在舍儂索莊園騎著馬,舉長矛參加比武競賽,不幸受傷而死,據説臨終還不斷呼喚戴安娜的名字。

凱瑟琳等他一死,馬上把戴安娜趕出門,把舍儂索奪為己有。她自己也長年住在這裡,從這掛著綠色掛毯,名叫「綠色書房」的地方主持法國政事,作了長達30年的三朝太后。從書房窗子看出去,可見清澈幽靜的雪爾河,兩岸旖旎的風景和河邊以她為名的「凱瑟琳花園」。

凱瑟琳自己的臥房設於二樓,布置得金碧輝煌,天花板上裝飾著金色方格藻井,刻畫凱瑟琳和亨利二世兩人「C」和「H」字母交錯的圖案。臥房的隔壁是「五位王后的臥房」,紀念凱瑟琳的三個媳婦和後來做了西班牙皇后的兩位女兒。

穿黑服的凱瑟琳皇后。(圖皆為作者提供) 穿黑服的凱瑟琳皇后。(圖皆為作者提供)

白衣王后路易絲

凱瑟琳出身自顯赫的義大利梅迪西(Medici)家族,是有眼光有見識的貴族之女,她用義大利風格大肆整修舍儂索內部,把花園擴建得更為壯觀。有屋頂的長廊是依從凱瑟琳家鄉翡冷翠的建築傳統,所以冠名為「梅迪西長廊」,這可算是舍儂索城堡最特出之處了。

現在在此長廊陳列了六位女主人的傳記:她們是已提到的戴安娜﹑凱瑟琳兩人,和後來的城堡主人路易絲皇后(Louise de Lorraine)、杜邦夫人(Louise Dupine)、貝露絲夫人(Marguerite Pelouze)以及梅尼耶夫人(Simmonne Menier)。

亨利三世在1589年遭刺殺死後,路易絲皇后便搬進舍儂索隱退,在祈禱和冥思中度過餘生,是這兒第三位女主人。路易絲長年穿白衣為亨利三世戴孝,被稱為「白衣王后」;後來漸漸被大家遺忘,生活拮据,以祈禱度日。

她位於二樓的臥房一片黑色,到處流露著喪夫失勢的悲哀。舍儂索被出售還債,再不為法國皇室所有。瓦蘆王朝到此結束,隨即波旁王朝遷都巴黎改朝換代,是法國歷史上一大轉折。

白衣皇后路易絲臥室内的油畫。 白衣皇后路易絲臥室内的油畫。

杜邦夫人文藝沙龍

轉眼到了18世紀,舍儂索被杜邦家族買去。杜邦夫人是思想前衛的新女性,她在這城堡廣集當代的學者、思想家、哲學家和文學家,成立了盛名一時的文藝沙龍,很多劃時代的思想都在這萌發。筆名喬治桑的女作家也曾在此做客。

哲學家羅索(Jean-Jacques Rousseau)是杜邦夫人的私人秘書,在他的協助下,杜邦夫人發表了法國第一部「女性權力宣言」。羅索在他自己的著作裡,也提到在舍儂索度過的那一段快樂日子。其實當時法國正值大革命,社會混亂,舍儂索能逃過被摧毀的歹運,全靠杜邦夫人的努力。

貝露絲和梅尼耶夫人

在19世紀舍儂索的女主人換成貝露絲夫人,這座城堡也成了這位名媛的社交舞台。她傾其所有整修城堡,不幸因涉入政治糾紛而破產。舍儂索一再轉手後,最後變成巧克力巨商梅尼耶家族的產業,直到如今。

梅尼耶家族作了很多公益,卻隱身低調。在一戰中,梅尼耶家族把這城堡改作軍事醫院,並且承擔全部醫藥費用,總共照顧了兩千兩百多名受傷的兵士。梅尼耶夫人﹑女兒和媳婦親自充當護士,協助醫療手術和治療工作,給舍儂索添加了一頁英勇感人的歷史。

諜影迷離地下管道

舍儂索在二戰時占據了特殊地位。當時洪水來襲,沖毀了城堡和園地,跨越雪爾河的長廊便成了由納粹占領區通往自由法國的唯一通道。梅尼耶家族利用這條管道暗地協助逃往自由的人們,而反納粹的地下組織也利用它傳遞音訊。在德軍嚴密的控制下,曾一時風聲鶴唳,諜影迷離。後來的文獻指出,納粹早有警覺,一座大炮一直對準著長廊,只等上級下令就會打過去。

我走過跨河的長廊,如同走進時光的隧道;靜下來聆聽,長廊還迴響杜邦夫人與伏爾泰﹑孟德斯鳩和羅索這三位被稱為「法蘭西啟蒙運動三劍俠」的高談濶論。眼前又出現排列緊密的病床,受傷的兵士輾轉呻吟,仰望身邊三位白衣天使。

白衣天使的家族並不以「城堡主人」自居,深知舍儂索是屬於歷史的,自己只是保護這塊瑰寶的過客,因此沒在城堡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只是耗費巨資把舍儂索還原成16世紀的原貌,並將這座「女人城堡」向全世界的遊客開放,展現女性在溫柔美麗之外的勇敢和智慧。

出水芙蓉的舍儂索。 出水芙蓉的舍儂索。
城堡内陳列的三美女油畫。 城堡内陳列的三美女油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