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72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實習老師

坐在N國中的教室裡,深秋的陽光耀眼,電扇慢慢送風,環顧四周,年華正芳,中學還是那樣擾攘中夾雜幽靜。黑板旁的布告欄有純潔的兔子和善良的松鼠做裝飾,教室後面則是帆船、魚與飛鳥,十三四歲的青少年認真讀著課文:「復行下船,向西盪去,不甚遠,又到了鐵公祠畔。你道鐵公是誰?就是明初與燕王為難的那個鐵鉉。後人敬他的忠義,所以至今春秋時節,土人尚不斷的來此進香……」記得以前老師說過這是乾隆皇帝時修的祠堂,在台上認真講課的實習老師,好像並不打算補充這個資料,我又想到當年還補充了「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這個詩句,古代文人,總對祠堂寄託了很多感情。

胡思亂想之間,學生已經念到了:「只見對面千佛山上,梵宇僧樓,與那蒼松翠柏,高下相間,紅的火紅,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綠的碧綠,更有那一株半株的丹楓夾在裡面……」

這個學期,我奉命成了幾位實習老師的「導師」,偶爾要到她們實習的中學去看看她們上課的情況,實習老師大多認真而帶有一點緊張,看得出來她們與同事相處和睦,和同學的感情也很好,程度絕對遠勝電影《一個都不能少》裡面那位代課老師;大學教育已給予這些青年充足的訓練和磊落的心胸,她們自己也有旺盛的企圖心,要傳遞文學之美、要引發學習動機、要創造新的課堂經營……我多希望她們就是我國中的國文老師啊!

記憶裡,只有小學五年級時班上來了兩位非常受到歡迎的實習老師,那是一個還有師專的年代,來我們龍安國小實習的老師也不到二十歲吧?像大姊姊一樣,沒有老師的威嚴,卻為我們帶來活潑的上課方式和親切的笑語,結束實習時與全班哭成一片,那是美好童年記憶。國中的國文課印象只剩抄寫、考試與處罰,文學是鐵窗外的藍天白雲,老師的冷漠一如獄卒手中的鞭棍。

而今我坐在教室後頭,聽她們教學〈張釋之執法〉、〈大明湖〉、〈狼〉、〈始得西山宴遊記〉這些經典作品,像當年一樣,文字讓我充滿對世界的想像,但課堂卻依然讓我昏昏欲睡。但我始終擔心,這條補充好像不夠透闢、那裡還缺漏了該講沒講的典故、此刻怎麼不停下來問問同學想法、能不能更精確闡釋這一首詩的意旨何在……。最後在議課時總歸一句:「妳們缺少的就是經驗啊!」步出校園,心中沉甸甸的,我們能給這些年輕人的機會實在太少了。

清純的歲月如歌,天真的中學生會懷念實習老師在班上的時光嗎?我知道實習老師絕不會忘記初次上課的孩子,我當年剛開始教學也非常失敗,但同學對我的包容與信任,甚至是關心,到現在回想起來,都是我厭倦教學時的最大鼓舞。師生關係是奇特的緣分,那不是父母的慈愛,也非朋友的情義,而是超越關係的相惜。

能讓實習老師上一節課的班級是極其幸福的……

我們相逢在極早的時間

比茉莉白花的清晨,比

薄木槿花的淡紫翼更早……(敻虹.秋箋)

作為一個夢想的起點,從某個層面來說,也就已經是這個偉大夢想的一部分了,而世上還有比立志成為一個中學國文老師更可貴的夢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