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665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下鄉計生二三事(下)

在村部草草吃了午飯,鎮長叫村幹部拿來幾把鋤頭斧頭,大家提上,一齊來到一戶寫有警告標語的農家,家中只有老人和二個女孩,女孩的母親又懷孕數月了,與丈夫躲起來了。村長對老人說,今時不比往日,國家政策誰都逃不過,昨天也通知你家,今天下午三點之前,你兒子兒媳不出來接受計生手術,這次是鎮長帶隊,真要拆房的。

鎮長看著手表,三點快到了。示意手下人搬梯提鋤上房準備揭瓦,另幾人提斧站到牆邊準備砸牆。只見路口拐角處,一男一女急奔而來,女的挺個大肚,腳步踉蹌,喊著「別砸、別砸!我們去做手術!」正是躲了二、三個月的那對夫婦,鎮長當即讓村裡派四個人,輪流抬擔架,把女子送鎮衛生院人流,怕是有六、七個月的身子了。

村裡那些計生對象看勢頭不對,都出來找工作隊,工作隊對每個對象都派一人跟管、一家屬陪伴,連夜送下山去鎮上。這幾天,縣裡和各鄉鎮醫院所有能推後的手術都推後,所有的醫生護士都忙著做計畫生育手術。

第二天,我們來到另一個村子。這村子的人有點古怪,好多有兩個孩子的人家都說自家只生了一個,另有一個是撿的,確實是撿的,都有旁證,村幹部也證明。實際上,是兩家約好,我多生的拋你家門口,你多生的拋我家門口,兩家不說,誰也不知,以此符合撿來的不占用生育指標。

可這次縣裡下了決定,你生了一個,撿了一個,也是家有雙孩,父母有一方要做絕育手術。剛到村,村幹部就來報告說是村邊路上有一棄嬰、女的,還在哭。鎮長說,先別管,你們到村裡各戶告訴他們,要撿回去可以,但要占用家庭的生育指標。縣福利院為防止拋棄女嬰,早已不收棄嬰,若她父母不心疼,誰心疼?天黑後,女嬰不見了,也許她父母抱回了。可女嬰嘶啞的哭聲一直在我心頭響著。

第三天下午,我託辭學校有事,向鎮長請求回校。鎮長因這兩天計生工作方法嚴厲,真拆了幾間房,抓了幾個人,村民看這次躲不過,所以主動多了。鎮長心情大好,准許我回校並不要來了,因為餘下幾天只要到各村看看,聽聽匯報、喝喝酒,就沒事了。

過了幾天,鎮裡開計生工作表彰大會,傳達了地委書記對我縣的表揚,說是真不愧是全國文明縣市(八○年代末,我縣曾被評為全國文明縣市),人的覺悟高,三十天的計畫生育戰役,二十天就打好了。

這幾年計畫生育政策有變,可生二胎了。但看到節假日大陸各景點人滿為患,路上車堵為患,仍然可以直觀地感覺到眾多人口對中國社會的就業、教育、交通、居住、環保、資源等各方面的壓力。

我對九○年代以來,大陸的計生工作抱肯定的態度,畢竟少生了一至二億人,減輕了今天不少的人口壓力,只是當國家和民族的長遠利益,和人們眼前的生存需求產生矛盾時,悲劇不可避免。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