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665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圖書館用的非常印章

藏書章上加蓋的一記長方形「交大圖書館書刊註銷章」。 藏書章上加蓋的一記長方形「交大圖書館書刊註銷章」。

文化大革命裡的一九六八年春節,我回家鄉過年,專程去了中學母校宜賓市一中,拜望中學的老師。好些老師在一九六六年文革初潮裡都受到衝擊批鬥,他們最為嘆息的是,一九六六年八、九月的紅衛兵「破四舊」瘋狂,把學校圖書館的幾萬冊藏書搶了、燒了。

圖書館館長劉石瑩先生特別可惜一套三○年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萬有文庫」叢書,全套文庫叢書共四千冊,一中的圖書館就藏了三千五百多冊,竟毀在了當代焚書的文化大革命,太可惜了!

我手裡保藏著交通大學圖書館正常淘汰的圖書,上面專門蓋著「書刊註銷章」。這本有註銷章的圖書,也記述著文革裡對圖書的另一種處理方式。

一九七五年,西安交大圖書館的第二學生借書處要處理掉一批圖書,那是一批過時了的老版本教材。第二學生借書處管理著公共基礎課和基礎技術課的圖書,而專業課及外文圖書在第一借書處。一九五○年代初期的教科書,大多數是俄文版中譯,由那時的「龍門聯合書局」出版發行,我們在校讀書時,就已經不出借那些舊教材了。

我挑選了一套魯金的《微分學》、《積分學》,那是大一學高等數學課時,老師推薦的重要參考書。一本北京機械製造工業學校主編的《機械設計手冊》,其中的鋼鐵材料牌號是蘇聯體系,五○年代初期重工業部用注音字母轉譯成大陸的標準。還有一本現代鉛活字排印的《四部總錄算法編》,出於對線裝書的尊敬心理,也挑選了。

挑選好了書,要去辦手續。一位老師逐本查驗,如果超出了處理範圍的書就會扣留下來,不予放行,可以給予的書則抽出書卡片留館,在原來的藏書章上加蓋一記長方形的「交大圖書館書刊註銷章」,該書就可以合法地從圖書館拿走。這是一個學校嚴肅而認真地對待圖書,讓一些還可以發揮作用的圖書,有繼續發揮餘熱的機緣。這是大陸文化瘋狂大革命裡的一件善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