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5655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下鄉計生二三事(上)

九○年代,中國正雷厲風行地推展計畫生育。當年我曾在褔建閩北一小縣一小鎮上任學校領導,也參加過鎮裡組織的下鄉計畫生育工作隊,至今仍記得所歷過的幾件事。

那年的重陽季節,鎮裡開各部門工作會議,鎮黨委書記傳達了一天前縣裡開會時,縣黨委書記傳達了三明地區黨委書記對我縣計生工作的批評,言稱該縣的計畫生育工作已拖了地區的後腿,如三十天內不扭轉局面,縣委書記和縣長就地免職。

縣委書記同樣向各鄉鎮領導下達了最後通牒式的指示,限令各鄉鎮務必在二十天內完成計畫生育各項指標,如哪個鄉鎮限期內不達標,鄉鎮黨委書記和鎮長就地免職。

會後,鎮裡所有的部門都抽調了人員參加下鄉計生工作隊,幾個工作隊分配包幹了若干個行政村的計畫生育工作。具體的工作就是下鄉督促配合各村委會,保證每一適齡人口已生一胎的,生男的父母一方作結紮手術,生女的母親上環;生下二女的父母也須有一方結紮;沒有生育指標而懷孕的,則一律人流。

所有的下鄉工作隊隊長都由鄉鎮主要領導親任,並立下軍令狀,要不漏一人,百分之百地完成計生指標。

臨出發前,還傳達了縣政法委的一個通知(每一級的中共政法委都是大陸每一級公檢法的頂頭上司),通知的是,縣政法委決定凡在計畫生育工作中,任何一個違反生育的人,或不服從計畫生育工作的人,如在計畫生育工作提出任何訴訟,只要不出人命,不被當地任何一級公檢法機關受理。而如有人反抗計生工作,公安機關接到報警後要馬上出警。聽完後,心下的理解就是,違反計畫生育規定的若被打死,告狀都難。司法獨立真是空話。

我因是校領導,平時不上課,且聽說下鄉每天另得工作補貼,且村裡招待很好,所以就自己占用了學校下鄉的名額,跟著鎮長帶領的工作隊下鄉了。

一行人登了三十多里的山路,來到全鎮海拔最高的山村,這兒漫山的毛竹林,二十多戶人家都憑採筍、製筍乾致富,只要家中有男勞力。所以,這兒的人家非生男孩不可,有好幾家生了二個女孩或一個男孩而不做絕育手術。

因山高路遠,政府工作人員上來不易,好不容易上山一趟,計生對象就躲著不見面。本村的村幹部與村裡人家都沾親帶故,且不是正式國家幹部,他們才不在乎就地免職,對計生工作只是應付而已。

下午一點剛進村,就見村委會一側牆上大書「計畫生育,利國利民」幾個紅色大字,路邊有幾幢木屋的外牆用白灰水刷著「違反計生,傾家蕩產」、「超生不流,揭瓦毀房」等標語。幾個大字灰水淋漓地,顯見這些是昨天先遣的工作隊員寫的,並把今天將採取的措施告知村裡所有必須上環、結紮、人流的計生對象。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